结束对巴新、文莱、菲律宾国事访问并在巴新同建交太平洋岛国领导人会晤,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后

新华社北京11月21日电 11月21日下午,在结束对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国、文莱达鲁萨兰国、菲律宾共和国国事访问,在巴新同建交太平洋岛国领导人会晤并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后,国家主席习回到北京。

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部长王毅,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何立峰等陪同人员同机抵达。

当地时间21日下午,习离开马尼拉启程回国。菲律宾政府高级官员到机场送行。

离开马尼拉前,习还亲切会见旅菲华侨华人代表,鼓励他们为菲律宾发展和中菲友好合作作出新贡献。

菲律宾是东南亚一个群岛国家,面积约29.97万平方公里,约为两个山东省的面积。近几年,菲律宾是亚洲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菲律宾2017年GDP增速为6.7%,2018年为6.2%,今年上半年菲律宾GDP增速为5.5%,总量达到88324.38亿比索,折合人民币约为11468亿元。

今年上半年我国GDP为45.09万亿人民币,是菲律宾的41倍之多。上半年,我国有11个省份的GDP超过菲律宾,其GDP和我国陕西省相当。从GDP总量来看,菲律宾和我国相距甚远,2018年菲律宾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3102.71美元,折合人民币为20531元,同样和我国有很大的差距。那么,菲律宾经济最发达的城市,和我们国家的城市对比如何,相当于几线城市?

菲律宾GDP最高的城市马尼拉市(即马尼拉大都会,由马尼拉和周边17个市镇组成)。2018年马尼拉人均GDP为9513美元,按照2018年人民币兑美元的平均汇率,折合人民币62951元,目前马尼拉常住人口为1500多万人,粗略统计马尼拉2018年GDP约为9352.65亿元人民币。

2018年菲律宾GDP总量为21897亿元人民币,而马尼拉占菲律宾GDP总量的43%;从人均GDP更能看出马尼拉和菲律宾其他城市的经济差距,除了马尼拉以外,仅有一座城市人均GDP超过全国平均水准。

下面来看看马尼拉和我国城市之间的对比。马尼拉的人口数量可以排在我国城市前五名,我国人口数量超过马尼拉的城市有重庆、北京和上海。2018年马尼拉市GDP总量在我国所有城市中可以排在第18位,略高于济南市;马尼拉市人均GDP相当于我国平均水平,略高于南宁市,在我国可以排在第77位。从经济规模上看,马尼拉无论是GDP总量还是人均GDP都是我国二、三线城市的水准。

马尼拉的经济支柱主要有制造业、贸易、金融、房地产和出租,其中服务业占马尼拉经济比重超过59%。马尼拉服务业发达的一大要素是占有人口红利优势,劳动力储备充足。马尼拉人口平均年龄只有26岁,在亚洲其他国家面临人口老龄化的时候,马尼拉超过70%的人口都是劳动人口,这些人口对马尼拉经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这些年,菲律宾的房价和经济同步增长,尤其是马尼拉市,已经成为全球房地产最具投资价值的城市之一。一些国外投资客把马尼拉的高档写字楼承包下来之后,在租给其他在马尼拉办公的外国企业,世界500强中,有400多家企业进驻到了马尼拉市,包括阿里巴巴、华为、苹果等公司。

马尼拉的CBD空置率仅有11%左右,热门地段的写字楼租金高达16.4美元/平;房价方面,马尼拉最昂贵的公寓售价在每平米570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37719元/平,这相当于我国一二线城市的房价。

马尼拉的城建虽然不能和北上广深等我国一线城市相比,但就东南亚范围而言,城建比马尼拉好的城市屈指可数。最近几年,菲律宾国内对基建的投入持续增加,而作为菲律宾门面的马尼拉首当其冲,大部分建设资源都投入到此,马尼拉的目标是成为一座国际化都市。

综合来看,马尼拉经济规模和我国一、二线城市的差距还是比较明显的,但在就业环境、基建等方面,达到了我国二线城市的标准。

新华社马尼拉11月21日电 国家主席习20日和21日对“千岛之国”菲律宾进行国事访问。在习主席此次太平洋三国之旅的收官之站,中菲两个南海邻居的关系跃上新台阶,合作掀开新篇章,其意义重大不言而喻。

20日一早,各路媒体记者就在首都马尼拉阿基诺国际机场准备就绪,等待习主席到访的历史性一刻。

当地时间近午时,习步出专机舱门,菲律宾政府高级官员在舷梯旁热情迎接,军乐队奏迎宾曲。习主席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向菲律宾政府和人民致以诚挚问候和良好祝愿。

11月20日,国家主席习抵达马尼拉,开始对菲律宾共和国进行国事访问。这是习在机场受到菲律宾政府高级官员热情迎接。(新华社记者 黄敬文 摄)

人民友好交往是中菲关系的源头活水。在机场,菲律宾青年向习献上茉莉花环,传递出菲律宾人民对中国贵宾和中国人民的美好情谊。

11月20日,国家主席习抵达马尼拉,开始对菲律宾共和国进行国事访问。这是习在机场向欢迎人群挥手致意。(新华社记者 丁林 摄)

隔海相望,一衣带水,交往千年,民心相连。正如习主席所说,中菲两国“地缘相近、血缘相亲、文缘相通”。也正因此,作为访问第一场活动,当天下午,习向菲律宾国父黎刹纪念碑敬献花圈。

11月20日,菲律宾首都马尼拉黎刹纪念碑前准备就绪。(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

习主席日前在菲律宾媒体上发表的署名文章中提到,“菲律宾国父、民族英雄黎刹的祖先就来自中国福建省晋江市。新中国的开国名将叶飞出生于菲律宾奎松省。他们都是两国人民共同的骄傲。”

11月20日,菲律宾首都马尼拉黎刹纪念碑前准备就绪。(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

当地时间下午4时40分许,习乘车抵达。道路两旁,千名当地少年儿童挥舞着两国国旗欢呼。

11月20日,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外欢迎人群中的少年儿童。(新华社记者 庞兴雷 摄)

杜特尔特为习主席在前草坪举行了隆重欢迎仪式。习在杜特尔特陪同下检阅仪仗队。

11月20日,国家主席习在马尼拉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举行会谈。会谈开始前,习出席杜特尔特在前草坪举行的隆重欢迎仪式。(新华社记者 丁林 摄)

11月20日,国家主席习在马尼拉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举行会谈。会谈开始前,习出席杜特尔特在前草坪举行的隆重欢迎仪式。这是仪式结束后,两国元首共同前往主楼。(新华社记者 鞠鹏 摄)

两位元首从草坪一起步行到主楼举行会谈。仪仗队礼兵高擎五星红旗全程随行。沿途,主人特意安排当地艺术家伴随着菲律宾传统竹管弦乐翩翩起舞,展示菲律宾美好的传统文化。

11月20日,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当地艺术家准备就绪。(新华社记者 庞兴雷 摄)

“菲律宾人民的热情欢迎、特别是孩子们欢快的笑容令人感动。”习主席对杜特尔特总统表达感谢之情。

会谈中,两国元首一致决定在相互尊重、坦诚相待、平等互利、合作共赢基础上建立中菲全面战略合作关系。

11月20日,国家主席习在马尼拉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举行会谈。(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摄)

习说,双方决定建立中菲全面战略合作关系,符合两国民众期待,适应双边关系发展要求。双方要把安全、发展、人文三大支柱领域合作扎扎实实推向深入。

杜特尔特表示,这是中国国家主席13年来首次到访,具有历史性意义,是两国关系的重要里程碑,将掀开两国伙伴合作的新篇章。

坚持合作谋实。两国元首共同见证了有关“一带一路”共建、油气开发合作等近30项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新的合作规划蕴藏着中菲关系发展的新动力,书写海上丝路新篇章,助力双方共建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合作之海。

双方还表示要加强两国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协调合作。杜特尔特特别提到,在处理国际事务中,中国是站在历史的正确一边。

11月20日,国家主席习在马尼拉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举行会谈。这是会谈后,两国元首共同会见记者。(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摄)

21日,习主席在马尼拉会见了菲律宾众议长阿罗约和参议长索托这两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好朋友。他们一致认为,当前菲中关系正处于历史上最好时期。

一份共识丰富的中菲双方联合声明,为习主席访菲画上圆满句点。两国元首一致认为,将中菲关系提升到更高水平符合两国及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共同愿望。两国元首同意保持密切高层交往,加强对双边关系的引领规划。

和平契机,发展契机,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经历风雨,又见彩虹,短短两年多,中菲关系发展成果丰硕,不仅给两国人民带来福祉,更为地区和平稳定作出了贡献。以习主席此次历史性访问为契机,中菲双方正共同把握历史机遇,乘势而上,携手开辟中菲关系更美好的未来。(文字记者:孙浩、郝薇薇、蒋国鹏、袁梦晨;编辑:刘鹏、林晶)

北京时间8月16日晚,厦门航空从厦门飞往马尼拉的MF8667航班降落在菲律宾马尼拉机场时冲出跑道。飞机降落后,机上157名乘客及8名机组人员全部安全撤离。

该飞机注册号为B-5498,执行厦门至马尼拉的MF8667航班,机上载有157名旅客和8名机组成员。

当时,马尼拉的天气是强雷暴,能见度为2500米,风速为250度17节,短时中雷雨。

该航班在23点09分先进入了等待程序,之后在23点30分进行第一次进近着陆。

飞机接地后偏出了跑道,造成左侧起落架折断,左发动机脱落,机组人员实施了紧急撤离。

事件发生后,有网友对事故进行了初步分析。根据视频看,飞机进跑道接地的过程就开始一直往左偏。

飞机一直持续性向左偏出跑道,进入跑道旁边的软质草地里,造成起落架折断,而起落架折断之后,会造成发动机触地,进而造成机翼脱离。

根据当时落地塔台报告的天气,落地风为290度11节,风向风速并不是非常恶劣。

据了解,该飞机为波音737-800型飞机,机龄为8年。据报道,该航班的机长Kwon为韩国籍。在飞机偏出跑道后,马尼拉机场宣布机场关闭。马尼拉机场方面称:航班MF8667在大雨中偏出跑道。民航局已派出调查组协助调查,该事件的调查按照属地原则调查权应当属于菲律宾民航局,我国民航局、厦航、波音公司应该都会参与调查。事件的原因相信很快就会有一个初步的结论。飞机在强雷暴下落地的危险源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 微下击暴流:微下击暴流是可能在强雷暴附近的灾害性天气,经常会导致飞机失事。2. 风切变和乱流:微下击暴流是风切变的一种,而强雷暴下也可能会只发生风切变而导致飞机控制方面的问题。沿飞机运动方向上的风切变会造成飞机升力的改变,而垂直于飞机运动方向的风切变会造成飞机操纵的困难和方向的偏差。3. 滑水:飞机在大雨中着陆,因为高速飞机轮胎在有积水的跑道道面不能有效刹车和可能出现失去控制飞机方向的情况。4. 大侧风:大侧风会给飞机操纵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困难。5. 低能见:强降雨会造成能见度降低,加上降雨造成驾驶舱玻璃水膜的反射,道面积水反射会造成飞行员的错觉。6. 夜间强降雨低能见:这些都是可怕的危险源,当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时,非常容易发生事故。

7. 飞行员错觉和疲劳:夜间疲劳飞行时,加上降雨、低能见、侧风,飞行员容易产生疲劳和错觉。(编辑:傅钰婷 责任编辑:李烨)

马尼拉著名赌场“City of Dreams(梦之城)”里,有众多的华人面孔参赌。

卧底报道后菲律宾博彩公司收紧招聘中国员工,挂靠、切割博彩业务规避打击;部分员工偷办护照逃回国

7月中旬,新京报记者卧底进入菲律宾马尼拉市一家“专坑国人”的网络博彩公司,坐标珍珠大厦,编号3B,其背后则是当地博彩巨头索莱尔东方集团。

新京报的卧底报道在当地被称为“卧底风波”。当地风传3B连夜搬离,主管跑路。半月后,新京报记者再次来到珍珠大厦,发现仍有大批挂着胸牌的中国年轻人进出。知情人士称,这些员工仍在大厦内从事网络博彩。

入夜后,珍珠大厦变得忙碌。其西侧三幢赌场大楼霓虹刺眼,再往南的高楼里,也赌场林立。在这个博彩业合法化的国度,马尼拉俨然一座东方拉斯韦加斯。

近年来,不少中国人赴菲从事博彩,他们或被诱骗或为高薪,在网络上为博彩公司吸纳国内赌客参赌。网络博彩公司巨额的赌资流量背后,是这些中国员工的加班、护照被扣、工资被罚,甚至是犯错后的“小黑屋”。

圈内把博彩称为“菠菜”。在菲做了一年多换了3家公司的“老菠菜”赵明,他每天做的,就是变换身份性别哄骗国人赌博,“感觉要人格分裂了。”何勇想“挣快钱”,但到手的钱也加深了他对被抓的忧虑。最终,赵明和何勇只能跟很多“菠菜”一样谋划逃亡,补办护照偷偷回国。

7月中旬新京报记者卧底的珍珠大厦博彩公司,员工正用社交工具引诱国内人员参赌。

赵明觉得,8月珍珠大厦的“卧底风波”,是“菠菜圈”难得一见的“大新闻”。

他也曾是珍珠大厦的一员,在4楼的一家博彩公司做推广。在他看来,珍珠大厦一直管理很严,除了安保,大楼后面还有铁网墙围着,生怕外人窥探。“进了卧底,大家都说是倒了大霉。”

事实上,在卧底事件前,珍珠大厦在“菠菜圈”就很出名。马尼拉南部帕塞市一处逼仄破落的街道尽头,这栋5层的白色大楼显得突兀。门外24小时持枪守候的安保让行人不敢驻足,能任意进出的,只有那些挂着胸牌的中国面孔。

7月中旬,新京报记者通过国内中介应聘成为珍珠大厦员工,卧底进入3楼一家代号3B的网络博彩公司工作,隶属于当地的博彩巨头——索莱尔东方集团。在这栋楼内,密布着大小50多家网络博彩公司,员工和主管都是中国人。他们开设赌博网站,专门诱骗国内的人参赌。

赵明告诉记者,这篇调查报道在菲律宾轰动一时,有传言说,3B连夜撤离珍珠大厦,主管也随后跑路。在“菠菜”论坛里,3B成了话题中心,嘲笑、祈祷、鼓励,还有人戏称,要义务接收3B员工。

8月21日,距离报道刊发半月后,新京报记者再次来到珍珠大厦。跟不远处人声嘈杂的闹市相比,这里显得平静。两名持枪安保立在大楼玻璃门前,少有人员进出。记者看到,珍珠大厦对面一家沙县小吃正常营业,福建老板称,生意不错,来吃饭的都是珍珠大厦的员工,但问起他们的具体工作,老板便不再接线点,街市散去,珍珠大厦却热闹了起来。一批批戴着胸牌的年轻男女结伴走出,在对面的小吃店和华人超市逗留,十多分钟后返回大楼。记者注意到,人群中不少人用中文交流,还有人穿着“东方集团”字样的马甲。

有知情人告诉记者,这些年轻人仍在从事网络博彩工作,卧底风波后,很多公司也没有停业。但有变化的是,此前赫赫有名的珍珠大厦,如今里面的员工却成了“烫手山芋”,没有公司敢收。博彩公司几乎达成默契,不再从国内招聘,刚招聘进来的,也要先观察一段时间再安排上岗。

当晚,记者尝试跟随人群进入大厦,刚迈进大门,就被安检处的一名男性工作人员拦下并请出门外,随后被持枪保安仔细打量,记者只好迅速离开。

入夜,珍珠大厦内开始忙碌,往西一公里外,三座赌场大楼也亮起霓虹灯。再往南,藏身大楼的赌场也热闹起来。

跟国内不同,早在十多年前,菲律宾就推行博彩业合法化。如今,博彩大楼遍地开花,夜幕下的马尼拉,越来越像一座赌城。

“有赌场的地方就有中国人。”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2016年开始,来马尼拉工作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他们在一些华丽的建筑里工作,“都是做网上赌博的。”他常常接送这些人,时间久了,自己也学了“你好”、“去哪里”等简单的中文。

司机觉得,在赌场工作的中国人很有钱,租3万比索(约合3000多元人民币)一个月的房子住,月薪能拿9万比索(约合人民币1.1万元)。而在马尼拉,一名白领的月薪也只有两三千元人民币。

他甚至知道这些赌博的客户都是中国人,因为那些游戏“菲律宾人不会玩”。一名“菠菜”称,这些博彩项目主要是国内的彩票和、牛牛等赌博游戏,都是华人游戏。

也就是说,虽然这些博彩公司开设在菲律宾,但客户群体都是中国人。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菲律宾多家博彩巨头的老板都是华人,网络博彩业务也都是为国内人员开设,而主要从业者也多是中国人,其中以福建人居多。

亚洲责任博彩联盟主席苏国京称,由于国内除澳门地区外禁止赌博,很多中国人就去东南亚开设赌场,10多年前菲律宾博彩业合法化后,吸引了大批国人前往。网络发达后,网络赌博便发展迅猛。

他介绍,眼下,不止菲律宾,东南亚的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等也有不少中国人从事线上博彩,这两年尤盛。

今年5月在柬埔寨一家网络博彩公司做了3个月客服的“菠菜”告诉记者,其公司所在的巴域市,藏匿着数百家博彩公司,一般只有二三十人的规模,客户同样来自国内。

他透露,在当地,但凡有几个中国人出现的楼栋,基本都是干这行的。“我们那座楼有四五十家,基本都是福建老板。他们在国内招客服,如果做到每个月几百万元流水后,就会吃掉赌客的钱,然后搬到菲律宾去做。”他称,这是当地的潜规则,能做大的公司才能搬到菲律宾。

“中国人好赌。”在刘玉春看来,中国内地的禁赌政策并没有让赌博产业消匿,强大的市场需求让赌场迁往海外。

刘玉春称,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广东福建等地就流行民间六合彩,依照香港的彩果私人开盘,那时候玩得小,庄家收拢赌资后,开盘当天,提着赌资站在马路上等结果,如果有人中大奖了,提着钱就跑路了,没人中就回来接着干。后来有人干脆开了赌场,加了等玩法。国内禁赌后,有些赌场就转移到了东南亚,通过视频实时直播,赌民通过电话远程投注。

苏国京说,那是个疯狂的年代,赌场不用宣传,熟人之间口口相传,有些赌场一场的流水就达几千万元,赌场老板借此捞了不少钱。赌场做大后,老板们便在国外开起了正规博彩集团,近些年,为了规避风险,网络博彩便应运而生。

刘玉春介绍,十多年前,菲律宾政府开始发放网络博彩牌照,菲律宾有个规定,网络赌博公司不得收取本国人的投注。这一规定某种程度上加剧了博彩公司向中国国内扩张的脚步。因此,博彩公司开始大量向国内招聘客服人员,招揽国内赌客。

这一举动让菲律宾逐渐占据东南亚大半网络博彩市场。菲律宾娱乐及博彩公司(PAGCOR)今年曾公布,博彩业务收入同比增长7.56%。公布的收入为573.4亿比索(约75亿人民币),比2017年多40亿比索。

刘玉春称,这个数字并不完全包括网络博彩。他解释称,菲律宾当地发放的博彩牌照十分有限,大部分公司都是挂靠,其中很多注册地址也在其他国家。

此外,为了规避风险,这些公司还会进行业务分包。“就拿华人博彩网站来说,菲律宾的公司只负责客服推广,网址和服务器可能都在其他地方。”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表面上并没有开设赌场,借此规避了更多风险。

孙达应聘至东方集团财务岗位工作了10个月, 起初他也被分至珍珠大厦办公。他透露,东方集团下设几百个盘口,涉及真人视讯、等几十种游戏,内部统一以代号划分。玩家在博彩平台上充值参赌,赢钱可选择提现,也可继续下注。其提供的一份东方集团某综合盘口一天的流水截图显示,仅今年8月13日一天,就有58人线人线万余元。也就是说,该集团下属的一个平台一天收入就有300万元。

孙达称,此前平台充值的钱,多以国内银行中转,经常被银行冻结。后来集团自行开发第三方平台,用来吸收玩家的充值资金,玩家通过该平台提现,有时候,也会用从国内买回的银行卡转账。他坦言,此举实则就是洗钱。

孙达称,自己工作期间,集团有约一万名中国员工,财务同事常开玩笑说,集团每月开出去的工资都要过亿。这里的员工包括管理者,相处得都很谨慎,大家都不知道上面的最大的老板是谁。

在苏国京看来,对于国内警方来说,这些公司很难查处。“按照中国法律,拉拢国内人员参赌可以开设赌场罪论处,但是菲律宾的博彩公司表面合法,而且只做客服推广的业务,其他的分包出去,等于说,他们只完成了赌博环节中的一环。”

赵明赴菲前是个渔民,每月漂泊20天换来四五千的收入。一年多前,朋友给他推荐了一份“电子公司”的工作,包机票签证,月薪6000元起,但工作地点在柬埔寨。

去年3月,赵明到达柬埔寨,却被公司的人直接转送至菲律宾。所谓的电子公司,其实就是一家网络博彩公司,一处坐着五六十个中国年轻人的电脑大厅,昏暗嘈杂。

护照被扣的赵明只好留下。直到培训时,他才知道,自己需要从事的是网络赌博的客服。主管教的是,如何添加国内好友,如何变换身份诱骗对方参赌。

在业务上,赵明显得笨拙,他也因此每个月被扣2000元工资。三个月后,他向公司交了一万多元的赔付款后离开。

这笔钱让他几乎身无分无,无奈之下,他跑到中国城打工,成了一名仓库管理员。工资很低,只够日常开销,但这里让他觉得自由。

今年初,20岁的郑洋也坐上了前往菲律宾的飞机。他此行的目的简单,“挣快钱。”

他在国内信用卡欠下2万多元,看到朋友圈“工资7000元起,包机票和住宿”的消息,他没多犹豫,办好签证远渡菲律宾。郑洋心里明白这份是“违法的”,旁人问及,便提醒“知道太多可能不好”。面对家人,他谎称要去德国打工,“听起来高端些。”

郑洋应聘的博彩公司在马尼拉北部的一个城市,职位同样是网络推广。跟赵明不同,郑洋上手很快,也挣到了钱。

“早些时候,福建的老板会带不少老乡来做,做大了后开始面向全国招。”苏国京笑称,如今在福建的一些地方,几乎举村迁往菲律宾做博彩,当地姑娘出嫁时,都要打听一下男方是不是在菲律宾工作。

2018年春节过后,攒不下钱的赵明再次动了博彩的念头。2月,他前往珍珠大厦4楼重操旧业。

跟此前的公司相比,这里有六七百人的规模,也意味着公司有更高的业务要求和更严的管理。

几个月里,赵明每天抱着三四台不同的人聊天,、哄骗。赌博群里,同事们冒充着“大师”、“赌徒”、“赢家”,日夜炒群。对于输钱的客户,他们还会推荐一些贷款平台,让其借钱来赌。

这依旧让赵明反感,但是赌客们的投注金额,决定着赵明和同事们能否完成业绩拿到工资。他觉得这是一种“精神摧残”。

赵明曾亲眼看到一个赌客输光近三百万家产,这让他自责,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偷偷“帮别人一把”。赵明说,有一次,他的一个女客户在平台上输了两万元,过意不去的他偷偷加了对方微信,告诉对方庄家操盘的内幕,劝她收手。“刚好那天赶上发工资,我就转了4000块钱给她。”

郑洋也有过类似经历。他称,有个女护士在自己线万块,没两天就都输了。后来的聊天中他得知对方的钱是借的,便给对方推荐了一个能赢钱的项目,帮她赢回了钱。

郑洋也不喜欢菲律宾的生活,但更大的压力则来自于对法律的恐惧。业绩越做越好,钱越挣越多,他对“被抓”的恐惧也就越深。“我知道这是违法的,随时可能会被抓。”

工作半年,赵明的业绩仍无起色,工资多半被扣;郑洋也不堪压力,开始谋划回国。

按照博彩公司的规定,员工未做满一年离职,就要支付上万元的赔款换回被扣的护照。跟很多“菠菜”类似,他们也只能私下补办护照,偷偷回国。

郑洋听说过失败的下场。“之前有人逃走,人都上飞机了,还是被公司抓回来了。”他说,逃走的人偷拿了公司的资料被发现,带回来之后,被痛打了一顿。赵明也知道,博彩公司发现有人出逃后,会在各大博彩论坛和群里悬赏追踪,靠在当地的关系将其拦在菲律宾国内,一旦被抓,后果就不堪设想。

郑洋只好利用午休时间跑出公司,到20公里外的中国大使馆补办护照,然后即刻返回。赵明则直接收拾行李逃出公司,找一家华人宾馆住下,确认安全后前往大使馆。

这几乎成了“菠菜”们回国的必经之路。大使馆里,每天都有像他们一样的年轻而慌张的面孔。一名常年在大使馆托办签证的中介告诉记者,很多年轻的中国人来补办护照,看起来很着急,他们都会说护照被抢了,但其实都是被博彩公司扣下了。他最多的时候一天为18个“菠菜”办过护照。有时候,这些人担心安全,他还会给他们安排一家华人旅馆,三五个人搭伴,熬过回国前的那几天。

8月中旬的一天,赵明和何勇在中国大使馆相遇。拿到护照后,他们距脱离“菠菜”仅一步之遥。

中新社马尼拉2月14日电 (记者 关向东)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13日签署两项公告,批准在大马尼拉地区创建两个IT经济特区,区内实行菲律宾《经济特区法》所有优惠政策,以期吸引业务流程外包的外国投资者,提供更多就业机会。

据菲新社14日报道,杜特尔特在菲律宾经济特区管理局(PEZA)董事会建议下签署的这两项公告,分别指定位于奎松市迪利曼(Diliman)EDSA corner North avenue2.6万平方米的土地为IT公园,称为SM City North EDSA综合体;指定塔吉格邦尼法西奥全球城(BGC)的一幢建筑为IT特区,该建筑占地面积3010平方米。

1995年颁布实施的菲律宾《经济特区法》将经济特区定义为政府选定的高度发达地区,或有潜力发展成为工业、旅游、娱乐、商业、银行、投资和金融中心的地区。每个经济特区的业态可以是工业区、出口加工区、自由贸易区或旅游/娱乐中心中的一个或全部。

菲律宾经济特区管理局鼓励地方政府单位、私人土地所有者和商业团体将其拥有的土地转变为经济特区,鼓励外资投资菲律宾经济特区,以提升菲律宾的发展力。依据相关法案,在经济特区内投资的开发商和工业投资者将受到激励。(完)

当地时间上午11时45分许,习乘坐专机抵达马尼拉阿基诺国际机场。习步出舱门,菲律宾政府高级官员在舷梯旁热情迎接,军乐队奏迎宾曲。礼兵分列红地毯两侧。菲律宾青年向习献上茉莉花环。

习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向菲律宾政府和人民致以诚挚问候和良好祝愿。习指出,中菲两国一衣带水,是地缘相近、血缘相亲、文缘相通的友好邻邦。杜特尔特总统执政以来,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中菲友好合作的大门重新打开,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切实利益,为地区和平、稳定、繁荣作出了重要贡献。中菲同为亚洲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睦邻友好是两国唯一正确选择。访问期间,我期待同菲律宾领导人就加强中菲关系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相信这次访问必将达到巩固传统友谊、深化互利合作、携手共同发展的目标,为中菲睦邻友好关系注入新的强大动力,造福两国人民。

习是在结束对文莱国事访问后飞赴马尼拉的。当天上午,习乘专机离开斯里巴加湾。文莱政府高级官员到机场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