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讯)路透社9日报道,由于一家泰国疫苗厂商的延误,马来西亚与中国台湾预定的阿斯利康疫苗无法如期交货,菲律宾也遭遇收货滞后。值得一提,这家药厂由泰国国王拉玛十世全资控股,此前并无生产疫苗的经验。

由于涉及王室,围绕药厂产能的讨论在泰国十分敏感。6月4日,该厂才首批交付了18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阿斯利康公司表示,正与相关政府合作、尽快供应疫苗,但没有透露药厂的具体产能情况。

据报道,阿斯利康公司通过技术转让,授权泰国制药公司暹罗生物科学(Siam Bioscience,下称暹罗生科)生产2亿剂疫苗,分销给东南亚各国和地区。不过,近期多次传来该厂拖延交货的消息。

台湾当局“卫福部长”陈时中本周二透露,由于泰国厂商遭遇产能问题,预定的阿斯利康疫苗将会推迟一个月交付。台当局此前直接订购了10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目前仅收到约10万剂。

马来西亚接种计划协调部长凯利·贾马鲁丁周三告诉记者,泰国方面将推迟交货阿斯利康疫苗,但没有透露具体时间与数量。马来西亚原定本周接收61万剂疫苗,下半年再接收160万剂。

一名菲律宾发言人上周表示,原计划从泰国厂商接收首批17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实际交货时间从6月底推迟到7月中旬,且交付量低于承诺的数字。

对于上述问题,暹罗生科并未回应媒体置评。6月10日,阿斯利康公司在电子邮件中回复路透社,“未来几周内”将向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分发疫苗。“我们正与各个相关政府密切合作,尽快供应疫苗。”

暹罗生科的疫苗工厂,被视作阿斯利康向东南亚地区供应疫苗的关键节点。然而,该公司却被曝出此前从未参与疫苗生产研发。

去年11月,泰国政府宣布与阿斯利康公司合作,授权暹罗生科在泰国本土生产疫苗,预计年产能达到2亿剂。泰国政府以低价预定了6100万剂,余下的将用于出口至东南亚邻国和其他地区。

值得一提的是,暹罗生科实际由泰国国王拉玛十世哇集拉隆功全资控股。路透社称,在泰国,侮辱国王最高可面临15年刑期。因此围绕该工厂产能的讨论十分敏感。

今年1月,泰国反对党政客、原新未来党塔纳通宣称阿斯利康是“御赐疫苗”。他批评泰国政府不肯积极寻找疫苗、置民众于风险之中,就是为了促成暹罗生科拿到疫苗生产授权,以赚取利润、获得政府资助,实际上是用泰国纳税人的钱向王室输送利益。

塔纳通透露,暹罗生科公司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48亿泰铢(约合人民币10.32亿元)。该公司负责承接阿斯利康的技术转让与生产疫苗,但此前从未涉足疫苗生产研发,而且自成立以来多年亏损。另一家名为APEXCELA的公司负责疫苗销售,两家公司的办公室是同一个地址,且实际控股人均为泰王拉玛十世。

对于塔纳通的说法,泰国政府官员予以严厉否认,强调暹罗生科的生产资质得到了阿斯利康公司认可。泰国政府还以“蔑视君主罪”起诉塔纳通,指责他的演讲误导民众,干扰政府抗疫工作。

今年4月份以来,曾长期维持“零确诊”的泰国,国内出现第三波也是最严重的疫情,单日新增确诊最高时超过9600人,其中70%来自监狱。而泰国除了年初为医护人员接种190万剂中国疫苗外,全国整体疫苗接种率极低,至今不到6%。

从5月底开始,泰国启动国内疫苗大规模接种计划,目标是年内完成1亿剂接种。不过,泰国国内对疫苗产能依然存有疑虑。上周五(4日),阿斯利康与暹罗生科终于宣布,首批交付180万剂在泰国本土生产的阿斯利康疫苗。

此前,泰国还通过韩国进口了20万剂疫苗,并宣布8月前将接收1100万剂中国科兴疫苗。

卫生部长阿努廷承诺,6月份将如期交付共6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但他暗示,并非全部都会在本土生产。

“我们会收到阿斯利康疫苗,可能来自任何地方,但所有的疫苗都一样。可能是国内生产,也可能是从国外进口。这取决于他们(阿斯利康)的供应链。”

(观察者网讯)路透社9日报道,由于一家泰国疫苗厂商的延误,马来西亚与中国台湾预定的阿斯利康疫苗无法如期交货,菲律宾也遭遇收货滞后。值得一提,这家药厂由泰国国王拉玛十世全资控股,此前并无生产疫苗的经验。

由于涉及王室,围绕药厂产能的讨论在泰国十分敏感。6月4日,该厂才首批交付了18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阿斯利康公司表示,正与相关政府合作、尽快供应疫苗,但没有透露药厂的具体产能情况。

据报道,阿斯利康公司通过技术转让,授权泰国制药公司暹罗生物科学(Siam Bioscience,下称暹罗生科)生产2亿剂疫苗,分销给东南亚各国和地区。不过,近期多次传来该厂拖延交货的消息。

台湾当局“卫福部长”陈时中本周二透露,由于泰国厂商遭遇产能问题,预定的阿斯利康疫苗将会推迟一个月交付。台当局此前直接订购了10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目前仅收到约10万剂。

马来西亚接种计划协调部长凯利·贾马鲁丁周三告诉记者,泰国方面将推迟交货阿斯利康疫苗,但没有透露具体时间与数量。马来西亚原定本周接收61万剂疫苗,下半年再接收160万剂。

一名菲律宾发言人上周表示,原计划从泰国厂商接收首批17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实际交货时间从6月底推迟到7月中旬,且交付量低于承诺的数字。

对于上述问题,暹罗生科并未回应媒体置评。6月10日,阿斯利康公司在电子邮件中回复路透社,“未来几周内”将向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分发疫苗。“我们正与各个相关政府密切合作,尽快供应疫苗。”

暹罗生科的疫苗工厂,被视作阿斯利康向东南亚地区供应疫苗的关键节点。然而,该公司却被曝出此前从未参与疫苗生产研发。

去年11月,泰国政府宣布与阿斯利康公司合作,授权暹罗生科在泰国本土生产疫苗,预计年产能达到2亿剂。泰国政府以低价预定了6100万剂,余下的将用于出口至东南亚邻国和其他地区。

值得一提的是,暹罗生科实际由泰国国王拉玛十世哇集拉隆功全资控股。路透社称,在泰国,侮辱国王最高可面临15年刑期。因此围绕该工厂产能的讨论十分敏感。

今年1月,泰国反对党政客、原新未来党塔纳通宣称阿斯利康是“御赐疫苗”。他批评泰国政府不肯积极寻找疫苗、置民众于风险之中,就是为了促成暹罗生科拿到疫苗生产授权,以赚取利润、获得政府资助,实际上是用泰国纳税人的钱向王室输送利益。

塔纳通透露,暹罗生科公司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48亿泰铢(约合人民币10.32亿元)。该公司负责承接阿斯利康的技术转让与生产疫苗,但此前从未涉足疫苗生产研发,而且自成立以来多年亏损。另一家名为APEXCELA的公司负责疫苗销售,两家公司的办公室是同一个地址,且实际控股人均为泰王拉玛十世。

对于塔纳通的说法,泰国政府官员予以严厉否认,强调暹罗生科的生产资质得到了阿斯利康公司认可。泰国政府还以“蔑视君主罪”起诉塔纳通,指责他的演讲误导民众,干扰政府抗疫工作。

今年4月份以来,曾长期维持“零确诊”的泰国,国内出现第三波也是最严重的疫情,单日新增确诊最高时超过9600人,其中70%来自监狱。而泰国除了年初为医护人员接种190万剂中国疫苗外,全国整体疫苗接种率极低,至今不到6%。

从5月底开始,泰国启动国内疫苗大规模接种计划,目标是年内完成1亿剂接种。不过,泰国国内对疫苗产能依然存有疑虑。上周五(4日),阿斯利康与暹罗生科终于宣布,首批交付180万剂在泰国本土生产的阿斯利康疫苗。

此前,泰国还通过韩国进口了20万剂疫苗,并宣布8月前将接收1100万剂中国科兴疫苗。

卫生部长阿努廷承诺,6月份将如期交付共6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但他暗示,并非全部都会在本土生产。

“我们会收到阿斯利康疫苗,可能来自任何地方,但所有的疫苗都一样。可能是国内生产,也可能是从国外进口。这取决于他们(阿斯利康)的供应链。”

中国小康网5月11日讯 老马 德国生物科技公司拜恩泰科(BioNtech)本周一公布了今年第一季度业绩。因向全球供应新冠疫苗剂量迅速增长,该公司今年第一季度总收入估计超过20亿欧元,净利润达到11.28亿欧元。去年同期,该公司总收入仅为2770万欧元,净亏损5300万欧元。

、德新社、路透社报道,拜恩泰科(BioNtech)总部位于美因茨,2019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它和美国辉瑞公司共同研发了全球首支广泛使用的新冠疫苗,在英国、欧盟、美国均获紧急使用授权。第一季度盈利公布后,拜恩泰科股票盘前大涨逾8%,每股达到198.55美元。

截至5月6日,拜恩泰科和辉瑞已向全球91个国家或地区提供了超过4.5亿剂BNT162b2新冠疫苗。上周五,欧委会宣布和拜恩泰科及辉瑞签署了2021年至2023年供应18亿剂新冠疫苗的订单。

周日,欧盟委员会内部市场主席蒂埃里·布列顿(Thierry Breton)表示,没有和阿斯利康续签6月以后的订单。但他同时称赞阿斯利康的新冠疫苗是一款很好疫苗,并表示今后会再向这家英国-瑞典合资企业订购。

欧盟与阿斯利康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持续数月。欧盟今年4月起诉阿斯利康,指控该公司未履行与其签订的疫苗合同。

欧洲药品管理局4月初将伴有血小板减少的异常血栓症状列为阿斯利康疫苗非常罕见的副作用,但称接种该疫苗的整体益处仍然大于风险。英国“疫苗接种与免疫联合委员会”近日发表声明说,考虑到英国阿斯利康制药公司和牛津大学联合研发的新冠疫苗接种后可能产生的血栓风险,建议无潜在健康问题的40岁以下成年人选择接种其他疫苗。

据CNN报道,当地时间4月4日,美国联邦政府已经采取行动,阻止巴尔的摩一家合同疫苗制造厂进一步受到污染的风险。该药厂上个月由于人为失误,浪费掉1500万剂强生疫苗。美国政府要求阿斯利康公司必须将疫苗生产转移到其他工厂。

位于巴尔的摩的Emergent BioSolutions工厂根据与强生和阿斯利康的合同生产新冠疫苗。上个月,强生公司的一批 药物产品 未能通过质量控制,已被停产。

一位政府官员告诉CNN,联邦政府已指示强生公司全面接管其在该厂的疫苗生产。强生表示正在对生产过程进行更严格的控制。

该官员说,Emergent BioSolutions工厂一直在生产强生公司的疫苗以及为阿斯利康公司生产疫苗。现在将只生产强生的疫苗。卫生和公众服务部已经指示阿斯利康的疫苗在另一家工厂生产,不过该官员没有透露在哪里生产。

强生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强生公司将承担Emergent BioSolutions公司关于新冠疫苗原料药生产的全部责任。”

近年来,精准医疗成为了主导我国医疗产业变革的核心力量,基因检测作为精准医疗的基础在医疗行业的发展格外令人瞩目。特别是受到2020年新冠疫情冲击,全球的行业监管者、医疗机构、患者都看到基因检测的优势。有业内人士预测,新的技术变革正在潜移默化医疗服务体系,或将重构当下服务模式和生产关系。

所有的变革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或者一开始就能获得丰厚的回报。作为生命科学、医学技术、计算技术融合的前沿领域,基因检测在诸多细分领域中发展迅速,已经从概念阶段推进到临床应用。

得益于相关政策的支持引导,中国精准医疗市场规模正以每年20%的速度快速增长。虽然精准医疗在我国商业化路径的选择上依然不是很明朗,并需要各方面的进一步完善,但积极的探索和实践正超过以往的任何时候。

如何将其潜力转化为现实,并综合有效的促进医疗业务模式的创新成为今天亟待解决的问题。在这种环境下,跨国药企阿斯利康与仁东医学展开了共同研发、商用、推广合作模式。这种合作方式或可成为基因检测赛道的一大趋势,但是能够成为基因检测行业的另外一个商业的闭环吗?

诚然,基因检测可以在早期检测疾病,但是作为刚刚兴起的医疗手段,必定需要相对比较长的时间来适应医疗环境。同时,医疗产品的严谨性导致其不能像互联网产品一样爆发式增长。

因而基因检测,目前只在产前检测领域应用较为广泛,这也要得益于父母对于孩子的关爱。所以,很大部分的基因企业还是亏损的。比如之前获得第一张癌症早筛CFDA证书的诺辉健康,在与爱康这样的体检行业领先企业合作后,产品覆盖一百多家爱康分院,销售渠道看上去光鲜亮丽,实则销售业绩并不好,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亏损9亿上市。三大基因检测仪制造商之一的华大智造,死死地掐住了市场源头,可是其中下游企业业务扩展不顺利,导致华大智造大部分收入只得依赖于华大系,最终也是顶着22亿的巨额亏损抢滩科创板。

目前基因检测的商业化场景,主要集中在体检机构、电商平台、医疗机构、保险公司等,但是这些渠道也都面临着各自的问题,依然没有很好的办法批量化发展。其中最好的商业化场景就是商业体检机构了,不用担心支付方的问题,诺辉健康在这条道路为行业带来了宝贵的发展经验;电商平台是一个纯C端的渠道,目前最大的困境在于高昂的价格如何打动消费者。此外,对于需要通过血液判断健康状况的公司,上门采血成本又过高;医院而因为患者扎堆导致普及率极低,同时需要与可以直接确诊的检测产品竞争,并不具备优势。以新冠疫情检测为例,用户咽拭子检测为阳性,最终确诊也是要在医院做肺部CT检测的。

基因检测一定是未来,一定是可以走通商业化,只是目前的问题在于,如何完成商业模式的批量化复制以及新模式的探索。那么,有没有其他的商业模式呢?肯定是有的,比如基因检测与药厂的合作。

医疗科技能够与药厂产生联系的方式,目前看来大概也就是两个领域。一个是现在火热的新药研发,另外一个方向就是疾病筛查,发现早期患者。

上个月,阿斯利康与仁东医学宣布达成关于前列腺癌精准诊断方向的战略合作,开创了国内首个在前列腺癌领域探索伴随诊断开发和共同商业化模式的战略合作。这次的创新合作率先拉开了药厂与基因测序公司的合作新模式,这种商业模式的成功,或许可以让基因检测公司从赛道脱颖而出,甚至会改变未来的癌症检测模式。

双方的合作将会围绕前列腺癌同源重组修复缺陷基因(HRR)检测产品共同开发、申报注册,前列腺癌精准诊疗的学术推广,以及针对前列腺癌基因检测患者援助三个维度上的合作。相比较单纯的研发的合作,这种全流程的合作方式让彼此更加紧密。

阿斯利康中国区肿瘤业务部总经理殷敏女士表示:“精准诊疗是国际上的大趋势,肿瘤药物上市之后的伴随诊断将会变得越来越重要。阿斯利康与具备优秀研发能力的仁东医学合作,能够做到优势互补,帮助临床医生用对、用好抗肿瘤靶向药物,让患者获得准确合规的诊断,从而进行精准有效的治疗。”

在深潜atom看来,此次合作最重要的贡献,在于针对前列腺癌基因检测患者援助。这意味着双方必须要共同完成商业模式的探索,有收入的援助才是会持久的。对于仁东医学来说可以借用阿斯利康的医疗资源打开目前开发程度较低的院内市场,可以更好的实现基因检测和治疗一体化。

如果以终为始的话,对于药厂来说,最终的目标一定是赚钱,通过基因检测的方式找到患者,从而提高自己药物的销售额。这就可以理解为何这么多药厂在不遗余力的进行着筛查活动。比如礼来的“AI-Force优智项目”,通过人工智能进行大规模的患者筛查,发现慢性病患者,从而增加自己相关治疗药物的销售。在深潜atom看来,礼来和阿斯利康的行为和目标十分相似。

在过去,大部分患者都是在疾病的中晚期被确诊,大大增加了治疗难度,最主要的问题在于早期患者一直在潜伏期,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通过人工智能和基因检测新技术,可以发现早期疾病患者,有机会大大改变这一现状。为此,深潜atom与“AI-Force优智项目”的项目人员小文进行了沟通,了解了这种全新的商业模式的挑战和市场。

对于疾病筛查来说,理论上院外市场会更大,但是院外总是绕不开用户的身体健康数据的隐私,因此,筛查的活动的牵头人必须是医院。引入医院后,项目必定会变得更加复杂。首先,大的药厂,与医院沟通的都是销售部门,但是对接企业的却是项目部门,大大增加了沟通的成本。其次,目前医院的主要精力依然放在治疗上,劝说医院参与筛查项目并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

前列腺癌是男性第二大肿瘤,2018年我国新发病例约达10万例,几乎所有未能根治的前列腺癌最终都将发展为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而患者一旦进入mCRPC阶段,往往就仅剩2-3年的生存时长。如果能够劝说医院参与,对于所有的患者来说必定是一项巨大的利好,可以大大提高患者的生存率。不过,在小文看来,这种模式能否适合基因检测企业仍有待验证,毕竟对于整个患者比例依然偏小,受众更窄。

在深潜atom看来,癌症筛查是基因检测的一个趋势,而这样有付费方的筛查模式,对于所有参与方都是有益的。在这种商业模式上,有一个偷懒的行为,整个流程只需要考虑最终支付方的问题。如果这种在早期发现疾病的模式,能够被证明是可以减少整体的医疗成本投入,相信医保必定愿意埋单。又或者能够成功引入一些组织为项目付费,比如某些基金会或者公卫组织等。

希望更多的创新合作方式能够被验证,从而帮助患者完成疾病的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提升患者生活的质量。

泛欧斯托克600指数收盘上涨1.73点,涨幅0.44%,报391.85点。其中银行板块领涨,涨幅1.5%;

英国和欧盟于上周日同意继续就一项脱欧贸易协议进行谈判,在关键分歧依然存在的情况下,谈判将进行到底。英镑应声反弹,但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仍警告企业要做好12月31日过渡期结束时“无协议”退出的准备。

约翰逊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曾表示,他们将在周日决定是否取得了足够的进展,值得继续谈判。

在其他方面,由于因患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和确诊人数不断上升,德国将在圣诞节期间全面封锁。从周三开始,全国各地的非必需品商店和学校将关闭。

在美国冠状病毒方面,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批准了辉瑞公司(Pfizer)生产的新冠病毒疫苗,允许16岁及以上人群周一正式接种。美国目前已经开始向全国数百个分发中心运送药物。

投资者对新冠肺炎疫苗的推出持乐观态度,同时华盛顿本周似乎接近出台某种刺激措施,美股三大股指盘中维持涨势。

个股方面,英国脱欧谈判的推动下,苏格兰皇家银行集团(LON:NWG)、劳埃德银行(LON:LLOY)和巴克莱银行(LON:BARC)股价涨超4%。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制药巨头阿斯利康(LON:AZN)宣布以390亿美元收购Alexion制药公司后,该公司股价下跌近6%,接近欧洲蓝筹股指底部。

Hargreaves Lansdown资深投资和市场分析师苏珊娜·斯特里特(Susannah Streeter)表示,投资者似乎对这笔阿斯利康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收购交易的价格感到紧张。

斯特里特在周一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将这一系列新药加入到公司的投资组合中有可能大幅增加收入,但这仍然是一场昂贵的赌博。考虑到罕见病药物价格过高,这可能还会带来声誉风险。”

实用的黄金投资指南,分享精品投资理财诀窍,带你走上财富增值之路!股市暴跌人人都亏了,黄金投资我却赚钱了!支持贵金属1秒查行情,菜单栏点击“金饰”“黄金”“白银”等关键词便可知晓即时行情报价。亲,你关注金价波动吗?你想抄底黄金吗?

每周A股调查:创新高后的回调 上证指数周线结束三连涨 但分析师依然整体看涨

【欧股收盘】欧盟就1.8万亿欧元刺激计划达成共识 英国无协议脱欧忧虑升温 欧股周五全线收低

疫苗利好消息刺激股市上涨,全球经济形势预期却无太动,经济学家表示费解

【台股看过来】苹果计划联手积电开发自驾车晶片 iPhone系列订单带动台积电11月营收突破44亿美元

【欧股收盘】欧洲央行扩大刺激!英国脱欧“仍存很大分歧”欧股周四普遍收低 油气板块逆势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