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1日,三生制药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香港三生与阿斯利康签订独家许可协议,获得后者糖尿病领域的4款产品,独家许可期限为20年。

根据协议,阿斯利康授予三生制药在中国以上4款产品进行商业化的独家权利,三生制药将向阿斯利康支付预付款5000万美元及分期款项最高额5000万美元,总许可价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7亿元。此外,三生制药将根据独家许可协议的条款向阿斯利康支付许可产品的预先约定的购买价。

根据此前的报道,阿斯利康一直在出售一些业务,交易金额高达20亿美元。此次阿斯利康与三生制药的交易为近期第三起:10月7日,阿斯利康以3.3亿美元将旗下鼻喷雾Rhinocort Aqua在美国的权益卖给强生子公司,将重度性溃疡性肠炎在研药物以13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艾尔建。

此次,三生制药收购的两个糖尿病产品,Byetta在中国的商品名为百泌达。该产品由阿斯利康与礼来于1995年共同开发,并于2005年获得FDA批准,其于2009年8月获得CFDA批准。百泌达是GLP-1受体激动剂针剂药物,用于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需患者每日注射两次。该产品2013年销售额为6.06亿美元。

Bydureon可以称为百泌达的“升级版”,为艾塞那肽的缓释制剂,每周皮下注射一次,用于2型糖尿病的控制。该产品2012年获FDA批准上市,2016年5月在中国递交上市申请。该产品2013年全球销售为2.98亿美元。

在糖尿病领域,百泌达和Bydureon是两个备受关注的产品,关于他们的故事很多,几易其主。

事情要从2007年开始说起,这一年百时美施贵宝与阿斯利康成立糖尿病联盟,目的是开发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的药物。当时这一联盟确实为两家公司带来的关注度和新产品,先后成功上市了口服药物沙格列汀片(安立泽)、kombiglyze。

百泌达和Bydureon是2012年糖尿病联盟通过并购美国Anylin公司并购获得的产品,在这之前,这两个产品是由礼来负责商业化。当时,不管是BMS还是阿斯利康都对这两个糖尿病产品在中国寄予厚望。彼时BMS和阿斯利康共同负责百泌达在中国市场的销售和市场推广工作。

时间到了2013年,百泌达和Bydureon的命运又发生了改变。这一件,持续6年的糖尿病联盟渐渐式微,最终在当年年底,BMS作价41亿美元,将其在糖尿病联盟中的份额出售给阿斯利康,后者获得包括糖尿病药物安立泽、百泌达、Bydureon等产品的研发、生产和商业化的全球独家所有权。

糖尿病市场虽然竞争激烈,但是市场潜力有目共睹,作为患病人群最多的国家之一,中国糖尿病潜在患者的基数庞大。这也是此前众多跨国药企纷纷宣布进军糖尿病领域的动力之一,也是三生制药这家中国生物制药公司的关注点所在。

从产品力的角度以及全球销售的角度而言,百泌达及其长效Bydureon均在糖尿病领域有不错的表现。但在中国市场,其市场潜力的挖掘还仍有空间。

2014年,百泌达在中国的总收入约为7500万元,2015年在中国的销售额为9800万元。与其在全球的表现相比,在中国,这两个产品仍处在市场导入期,此时,需要有一个更熟悉中国市场的团队在来运作,三生制药董事长娄竞告诉E药经理人,他认为三生制药就是那个更适合的团队,“我觉得阿斯利康的策略是对的,在我们的平台这两个产品增长会更好。”

对于花重金获得百泌达及长效Bydureon两个产品,三生制药公告称,此次与阿斯利康的战略合作,使得三生集团产品线在糖尿病领域得到有力的拓展和市场渗透,建立起一支糖尿病领域的专业团队。董事会相信,凭借三生集团的市场营销方面的优秀管理团队和丰富管理经验,此项合作在未来将为三生带来业务收入和利润的持续增长。

众所周知,过去多年三生制药主打肾病、肿瘤、免疫等领域,糖尿病非其所长。但在娄竞看来,三生此前所聚焦领域也属于慢病治疗,长期目标中,以糖尿病为代表的代谢类疾病,也将是其关注的重点之一,阿斯利康获的这两个产品,就是沿着此目标进行。

对于接下来的营销及整合。三生公告称,作为推动许可产品在中国商业化的一部分,被许可人同意其或其联属公司将雇佣阿斯利康联属公司现在中国从事销售许可产品的若干营销雇员加入三生,专属从事许可产品的商业化活动。简言之,阿斯利康原营销团队将被整合至三生集团。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三生虽然现在有生物药、化药等各类产品线,但是有一个统一的销售团队进行销售,今年聘请了曾有跨国公司销售经验的原海正辉瑞的CEO肖卫红担任三生制药COO,掌管营销,为现在的阿斯利康原团队导入提前布局。

对此,娄竞表示,三生过去多年在本土市场的销售经验,比阿斯利康更加的丰富。而阿斯利康也颇为认同,其表示,凭借三生制药在生物科技及针剂注射领域的丰富经验,这项战略合作将使中国更多患者受益于百泌达和即将上市的Bydureon的创新治疗方案,同时也使阿斯利康能够更加专注于口服糖尿病药物。

包括加快构建有序的就医和诊疗新格局、深入推广三明医改经验、着力增强公共卫生服务能力、推进医药卫生高质量发展四大类共21项任务!

《任务》明确选择9个省市的14家大型高水平公立医院开展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试点,通过委省共建方式,打造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的样板、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模板。

7月5日,阿斯利康通过全球官网宣布,将以12.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TeneoTwo,这份协议包括处于一期临床阶段的药物TNB-486,目前正在评估该药对复发和难治性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效果。

TNB-486是血液肿瘤和实体瘤治疗领域出现的一类创新疗法,可以同时识别来自T细胞和肿瘤细胞表面的分子,将两者拉近,促进T细胞对肿瘤的杀伤。

拿下这款创新疗法后,阿斯利康表示期待进一步加速这款创新疗法在B细胞恶性血液癌症中的开发,包括大B细胞淋巴瘤和滤泡性淋巴瘤。

阿斯利康在神经、呼吸、消化、心血管/代谢、肿瘤和麻醉等领域处于全球领先地位,血液肿瘤领域则是从2015年以来开始布局,并很快成为阿斯利康重点肿瘤疾病领域。

2015年,阿斯利康以40亿美元收购了Acerta Pharma 55%的股票,并获得了当时在研的Calquence(阿卡替尼)。

2017年获美国FDA批准上市以来,阿卡替尼又陆续进入欧洲、日本市场,且于2022年1月5日在国内申报上市。

目前,阿卡替尼已获批3项适应症,分别是套细胞淋巴瘤、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和小淋巴细胞性淋巴瘤。

得益于新适应症的扩展和市场范围的扩大,阿卡替尼2021年相较于2020年实现了137%的增长,销售额高达12.38亿美元。

如今,Acerta Pharma已经成为阿斯利康血液学研发子公司,2020年12月,阿斯利康又以390亿美元收购罕见病巨头亚力兄制药。

阿斯利康曾表示,通过收购亚力兄,其扩大了在血液病、肿瘤学、罕见病领域的实力。

据了解,阿斯利康收购亚力兄获得的明星产品包含全球首个C5补体抑制剂Soliris和第二代 C5 单克隆抗体Ultomiris (ravulizumab) 。

目前,Soliris已在许多国家获得批准,用于治疗阵发性血红蛋白尿 (PNH)、非典型溶血性尿毒症综合征、全身性重症肌无力和视神经脊髓炎谱系障碍。Ultomiris也获批用于治疗非典型溶血性尿毒综合征(aHUS)成人和儿科(≥1个月)患者,以抑制补体介导的血栓性微血管病(TMA)。

2月10日,阿斯利康公布2021年财报,总营收增长41%达到374.17亿美元,扣除新冠疫苗后,总收入增长26%,达到334.36亿美元。

有业内人士指出,阿斯利康全球业绩41%的爆发式增长主要得益于新冠疫苗和对亚力兄的收购。2021年7月21日起,阿斯利康将亚力兄并表,Soliris、Ultomiris、Strensiq三个罕见病产品合计为阿斯利康带来29亿美元的营收增益。

2012年至2017年,阿斯利康由于多款核心产品专利保护到期,消化、神经领域多款产品市场表现不佳,全球业绩也持续下滑。

在此背景下,剔除盈利能力差的业务,同时加码研发创新成为阿斯利康的不二选择。

据了解,其先是以8亿美元出售消化系统明星产品埃索美拉唑欧洲市场的商业化权益;又以5.38亿美元向绿叶制药出售精神疾病药物Seroquel。同时,阿斯利康大幅增加在肿瘤领域的研发投入——占总研发投入的比重从29%提升至43%。

2021年,肿瘤已成为阿斯利康业务布局中首要的组成部分。2021年,奥希替尼、奥拉帕利、度伐利尤单抗以及阿卡替尼合计销售达110亿美元,对阿斯利康全球收入增长的贡献率高达30%。

从地区来看,阿斯利康中国区2021全年营收60亿美元,增长4%,占全球总营收的16%左右,相较2020年的20%有所下降。

阿斯利康中国总裁王磊曾在论坛上表示,2020年开始,阿斯利康受到疫情、集采、医保降价等因素的影响,院内市场开始出现收缩。同时,其强调尽管业绩受到影响,但阿斯利康服务的患者数量大幅度上升。

第五批全国药品集中带量采购中,阿斯利康重磅产品布报价8.9元/支,高于正大天晴等四家国内药企,最终出局;另一明星产品奥西替尼,在2021年3月被纳入医保报销范围,年销售额增长了6%,达到13.36亿美元。

阿斯利康首席执行官Pascal Soriot彼时透露,虽然奥西替尼在中国的销量正在扩大,但至少目前还不能完全弥补降价的影响。

业绩压力下,2021年下半年以来,阿斯利康频繁开始架构调整,包括成立罕见病业务部、拆分及县业务、合并成立心血管、肾脏及代谢事业部等。

目前,阿斯利康最新的业务架构为四大板块,即肿瘤事业部,呼吸、消化及自体免疫事业部,心血管、肾脏及代谢事业部,罕见病事业部。可以看到,肿瘤、罕见病备受重视,而成熟产品的结构更加紧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