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切尔西的方式击败切尔西,之于莱斯特,已经得心应手。本季双方首次交锋,全场莱斯特364次传球远低于切尔西的659次,8次射门也比切尔西的9次更少,但结果却是抢开局的蓝狐上半时40分钟内就录得两球领先,早早就把对手打泄了气。

本场莱斯特的示弱有过之无不及:传球次数进一步下探到323次,控球率仅有36%,整个上半时5次射门无一命中,对比占据场面优势的切尔西,更加沉得住气的罗杰斯,显然更有耐心:此前蓝军遇强则强,几乎全部得利于放平心态,以弱者心态从容周旋,但当自己站上主攻位,缺少攻坚能力的蓝军,仍不免重回兰帕德时代的老路。

“决赛对阵莱斯特对我而言很特殊,但我不会脚下留情。”赛前,接受切尔西官媒访谈的坎特,对决赛志在必得。但欧冠半决赛有如神助的法国人,和黄金搭档若日尼奥一道被雪藏,此举多少可见图赫尔的真实想法:足总杯只是锦上添花,剩余两轮拿足分数保住前四,才是头等大事。诚然,顶班的芒特和科瓦契奇本场也算不辱使命,但另一位蓝狐故人奇尔韦尔,却在奥尔布莱顿的持续猛攻下略显狼狈,而终场前被VAR认定为体毛级越位,更令一路狂奔庆祝的蓝军左闸很受伤。

旧将一个不在,一个走背字,加上蒂耶勒曼进球前阿约塞·佩雷斯的疑似手球,以及小施梅切尔面对芒特和奇尔韦尔的两次神奇扑救,莱斯特的运气的确要好上不少。但罗杰斯的布阵和临场调整,也着实值得大书特书一回:防线中坚埃文斯仅踢半小时就因伤无法坚持,北爱尔兰人没有对位调整,而是遣上奥尔布莱顿改打四后卫,球队没有因此出现慌乱,挺过了最困难的相持阶段。

蒂耶勒曼前脚进球,后脚擅长控球的麦迪逊上场,换下无所作为的伊希纳乔,中场的紧凑程度进一步提升。末了换上老队长摩根,防线回到非对称的三中卫布局,固然在比赛尾声遭遇惊魂时刻,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图赫尔换上的齐耶赫和韦尔纳,都试图用单打独斗破局,但看看韦尔纳禁区前那脚飞上看台的远射,“上头”的蓝军,已经偏离了图赫尔的赛前预设。

连续两季足总杯决赛折戟,切尔西的运气着实糟糕:上次他们输给了从半决赛到决赛连场梅开二度的奥巴梅扬,这一次则在罗杰斯的算无遗策下偃旗息鼓。两年前的萨里固然槽点一堆,好歹有欧联杯冠军可供交差,而兰帕德、图赫尔两任主帅走马换将,切尔西仍旧与冠军无缘。罗杰斯已然成为切尔西的新克星:近3个赛季7次交锋,切尔西仅在上季足总杯1/4决赛赢过一回,而伴随着今晨莱斯特找回场子,此前足总杯9次面对对手7胜2平的切尔西,也交出了不败金身,更郁闷的还有蒂亚戈·席尔瓦,巴西人2009年至今,18次参加国内杯赛决赛首次尝到了输球滋味。

44年来首次夺得足总杯的莱斯特,则是2013年威根竞技之后,8年来足总杯的首支新冠军队,6次率队出征决赛(2次苏格兰杯,3次苏格兰联赛杯,1次英格兰足总杯)全胜的罗杰斯,是1979年以来首位夺得足总杯的北爱尔兰教练,也是弗格森以来首位夺得过英格兰和苏格兰足总杯的教练。

舒梅切尔是2003年希曼以来首位以队长身份夺得足总杯的门将,埃文斯也完成了英格兰四项赛事的全满贯。更重要的是,这是继千禧年击败特兰米尔夺得联赛杯之后,时隔21年蓝狐再度加冕国内杯赛。彼时莱斯特帐下,有着萨维奇、赫斯基、伊泽特等一干猛将,但半决赛和决赛包揽3个进球的,却是苏格兰后卫埃利奥特。但这一次,莱斯特有更加特别的致敬对象,赛后小施梅切尔的发言格外感人:“我们每个人的球衣里面,都有一张维猜的照片,他与我们同在,这(夺冠)是我们的梦想,我相信他和我们一样,等得太久了。”

新华社照片,曼谷,2018年11月5日 (体育)(3)足球——莱斯特城队在曼谷参加老板维猜葬礼 11月4日,莱斯特城队俱乐部成员在曼谷参加维猜的葬礼。 当日,英超莱斯特城队乘机来到泰国曼谷,参加俱乐部主席维猜的葬礼。维猜在10月27日晚上的直升机坠毁事件中遇难,飞行员和另外三名乘客也全部丧生。 新华社发

新华社照片,曼谷,2018年11月5日 (体育)(2)足球——莱斯特城队在曼谷参加老板维猜葬礼 11月4日,莱斯特城队俱乐部成员在曼谷参加维猜的葬礼。 当日,英超莱斯特城队乘机来到泰国曼谷,参加俱乐部主席维猜的葬礼。维猜在10月27日晚上的直升机坠毁事件中遇难,飞行员和另外三名乘客也全部丧生。 新华社发

新华社照片,曼谷,2018年11月5日 (体育)(1)足球——莱斯特城队在曼谷参加老板维猜葬礼 11月4日,莱斯特城队俱乐部成员在曼谷参加维猜的葬礼。 当日,英超莱斯特城队乘机来到泰国曼谷,参加俱乐部主席维猜的葬礼。维猜在10月27日晚上的直升机坠毁事件中遇难,飞行员和另外三名乘客也全部丧生。 新华社发

新华社照片,曼谷,2018年11月5日 (体育)(5)足球——莱斯特城队在曼谷参加老板维猜葬礼 11月4日,莱斯特城队俱乐部成员在维猜的葬礼上合影。 当日,英超莱斯特城队乘机来到泰国曼谷,参加俱乐部主席维猜的葬礼。维猜在10月27日晚上的直升机坠毁事件中遇难,飞行员和另外三名乘客也全部丧生。 新华社发

新华社照片,曼谷,2018年11月5日 (体育)(4)足球——莱斯特城队在曼谷参加老板维猜葬礼 11月4日,莱斯特城队主教练克劳德·普埃尔(左)与球队守门员卡斯帕·舒梅切尔在曼谷参加维猜的葬礼。 当日,英超莱斯特城队乘机来到泰国曼谷,参加俱乐部主席维猜的葬礼。维猜在10月27日晚上的直升机坠毁事件中遇难,飞行员和另外三名乘客也全部丧生。 新华社发

欧洲冠军联赛,无疑是当今俱乐部杯赛赛制最高水平的足球比赛。在世界足球发展最高水平的欧洲地区,各国联赛的强者为了大耳朵奖杯展开激烈地角逐。人气爆棚的巨星球员,各大媒体的舆论宣传,超高的比赛奖金,狂热的球迷团体,复杂的俱乐部关系,各种因素集合带来了一场又一场火星撞地球般的炸裂比赛!作为世界第一大运动,受关注度话题性本已十足,业经几十年的成功经营,其影响力隐隐已有一极超强制霸的气象!这种风向自然吸引了众多资本的目光,千禧年后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顶级投资主体越来越多的开始布局足球市场。

在这其中也有许多欧美外的世界投资主体纷纷抢滩英超、西甲、意甲、法甲这些优质可行的投资标的!最近,伴随着沙特王储代表的沙特财团收购纽卡斯尔俱乐部成功,作为最佳投资标的足球联赛的英超,2021-2022赛季英格兰本土老板主导的球队仅剩五家!这其中的非欧美系资本除上文提到的纽卡外有切尔西的俄罗斯富豪阿布拉莫维奇,也有曼城曼苏尔为代表的阿布扎比财团,有来自我国的狼队老板郭广昌和南安普顿队的高继胜家族,有来自埃及的维拉老板萨维里斯,有来自泰国的莱斯特城队老板维猜家族,还有来自伊朗的埃弗顿队老板莫希里。与此同时在西甲、意甲、法甲也有大量来自非欧美资本把持的俱乐部,有代表性的如法甲巴黎圣日尔曼队的纳赛尔代表的卡塔尔财团和来自我国的张康阳主导的意甲国际米兰队等等。

本文重点讨论的是这些非欧美投资主体的欧冠联赛冠军争夺中存在的壁垒问题。故那些投资俱乐部按其实力未达到欧冠联赛冠军级别的先予略去。这样我们的讨论样本可以简略为英超联赛的曼城队、切尔西队,法甲的巴黎圣日尔曼队,意甲的国际米兰队。在这其中切尔西已经在阿布治下分别于2012年和去年2021年两夺大耳朵杯!2003年7月,切尔西俱乐部官宣阿布入主!到2012年5月第一次夺得欧冠联赛冠军,阿布苦等整整九年!作为非欧美系资本最早开始金元足球的先行者,从阿布的切尔西身上我们也许可以看到一些本文所说“壁垒”的端倪!

“壁垒”,古时军队防御的围墙,现在则引申为对立事物的界限!那么壁垒的两方是谁?鉴于五大联赛的现有持有者分为欧洲本国老板、美国投资者和本文提到的非欧美投资主体。那么美系资本为什么不在壁垒的弱势一方呢?欧美作为政经全方位的合作伙伴,在文化经济方面都有高度的契合点,美国作为全球霸主也绝不允许它的投资主体在国际上蒙受不白之冤。那些非欧美投资主体就天然的位于市场的弱势一方,偶尔受到一些不公平的待遇也就实属平常了。在过去几年的欧冠联赛里,无论是早年的切尔西,还是最近几年的曼城、巴黎圣日耳曼我们都会看到一些争议很大的比赛,这些就是“壁垒”的佐证!

欧冠联赛如今已经处于皇冠明珠的地位,因为外来投资者的加入夺冠门槛越来越高!博斯曼法案生效以来,处于联赛下游的球队发现留住自己球星的努力越来越艰难!在欧冠联赛的表现就是,中小俱乐部的夺冠可能性越来越小,甚至很多原来在欧洲大陆处于中游实力的俱乐部也愈发感到差距日大,夺冠只能成梦!在这样的背景下,那些主力替补满眼球星的非欧美投资俱乐部仍然一个赛季一个赛季倒在大耳朵杯前!相较于中小俱乐部的无力,非欧美投资俱乐部的一次次挑战失败显然不能用实力不足来解释。

这个若无还有的“壁垒”为什么存在?首先,在人性感情上,一系列资本的庞然大物突然杀入球场,抢最好的球员、最好的教练、最好的青训、最好的经理人等等等等,“反正最好的我都要”!但站在对立面的俱乐部、球迷才是那个“大多数”,“那么好吧,让这个抢钱、抢粮、抢娘们儿的混蛋去死吧”!这就天然的存在:“让这些该死的外来人去尝尝失败,一次又一次”的对立情绪就客观上存在了民意基础!欧足联的官员们也会或多或少的受到这样的民意影响,后面会怎样我们也不必细述了。再次,欧冠冠军代表的是投资的成功,俱乐部价值的极大提升!在同时入场的众多投资者中,天然处于弱势的非欧美投资主体显然在这一巨大经济利益下无法拿到竞争的好杆位!还有,这群非欧美投资主体是带着猎人的心态入场的,武器是大把大把的钞票,甚至为了赢得可炫耀的猎物可以不计成本的砸金块,再不行就砸金卡、金支票簿!“嗯,虽然我很鄙视你们这些毫无尊重的土鳖,但是我也不会拒绝你们的金钱。哦,是不能!”留下他们的钱,还要有计划的去留下!这种技术性显然是不能让他们快速离场,要给他们的游戏增加一些些难度,绝不允许出现轻易就得手的情况。要挠拨他们,让他们“上头”,不时再给他们点儿鼓励!“嗯,这一次你差一点就成功了宝贝。不过,也很棒了!”土豪:啊?你这是瞧不起我吗?第八、第四、第二对我来说都是失败!我出生就要强,第一之外从来不配出现在我的词典里!于是怎么着?这个凯子被吊了十年!另一个被吊了十二年……

既然存在民意和经济层面的面对“壁垒”的必然性,也就会在其后出现“壁垒”的具体内容。欧冠冠军是比赛得到的,球是场上球员踢的,遇到某些状态不佳的发挥是短板被爆;裁判员执法疏忽,是争议判罚被爆;之前还可以客场进球劣势被技术性击倒;签运不济连遇劲敌是体力瓶颈被爆;遭遇克制型打法球队被爆;过激球迷砸大巴闹休息酒店场外因素被爆;因恶劣天气被爆……可怜的家伙,这十来年总会有很多故事会发生。至于,因战绩不佳造成核心球员、教练、投资人心态失衡,球员矛盾,球员与教练矛盾,教练与管理层矛盾,队伍动荡,吐故纳新球员换代,教练员旋风上下课,打法不匹配……十几年看来也不是那么难熬!

以上是我对作为曼城、巴黎圣日尔曼,看起来要搞点动作出来的纽卡斯尔联队以及我很乐意看到将来能出现在这份榜单里的国际米兰等,这些非欧美投资主体在欧冠联赛冠军争夺遇到的十年“壁垒”的阐释!它真的存在吗?你去问问阿布拉莫维奇吧,他有答案!它真的存在吗?问问还在这条路上的曼城、巴黎圣日耳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