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常说,历史由胜利者书写。而学校里教授的大部分历史课程通常从白人和男性的角度讲述,这显然也是事实。

虽然对于许多美国人来说,7月4日通常是用来庆祝和放松的日子,但今年的国民情绪却大不相同。怀着同样的心情,本文给出了建议阅读的美国历史书籍清单,这些书籍的写作角度与小学、中学和大学教科书中通常包含的角度有所不同。

劳雷特·萨沃伊研究了美国不断发展的历史和种族观念如何在她身上(一位历史学家、环境研究和地质学学家)以及美国本土留下印记。萨沃伊看过一系列关于各国历史(美洲原住民、非洲和欧洲血统)的文章并熟记于心,在此基础上她研究了不同地貌(从地震断层线到南部种植园,从国家公园到美洲印第安人保留地)与不同社区之间的关系,以及这些环境如何影响国家的社会经济结构。

从1619年第一批奴隶到达北美,到2008年奥巴马当选总统,芝加哥大学教授托马斯·霍尔特在书中展现了几代非裔美国人的悠久历史。霍尔特对每一代人予以尊重,并赋予其个性,但同时模糊了通常由白人学者建立的时间顺序。(例如,经历过美国内战和奴隶制终结的人,可能也走过了美国重建时期和被“吉姆·克劳法”影响的数十年,但他们被视为两代不同的美国黑人。)

图片来源:Courtesy of W. W. Norton & Company

如果你正在寻找具有综合性且没有重复讲着老故事的历史书,那么可以读一读由哈佛大学教授和《纽约客》(New Yorker)撰稿人吉尔·莱波雷所撰写的这本书,这是一个不错的起点。虽然《真理的史诗》(These Truths)年代追溯到了1492年,但是莱波雷用怀疑的眼光审视了美国的历史,乃至北美的历史,对数百年的种族压迫提出了疑问——在了解美国历史和政治时,我们所讲述的到底是不是真相?

李漪莲教授的祖辈是通过加州的天使岛和纽约的埃利斯岛进入美国的中国移民。在此书中,李漪莲教授描述了亚裔美国人全面而丰富多彩的发展历史,高中历史书中提及这些亚裔美国人时,通常将其归为一类人。《亚裔美国的创生》(The Making of Asian America)回顾了第一批在16世纪穿越太平洋到达美国的中国水手——远在19世纪50年代中国工人到美国修铁路之前。她还探究了亚洲及太平洋岛民的各种移民旅程,以及他们的生活与其美国出生的后代之间有着怎样的显著差异。

同样,李漪莲的最新著作《美国人的美国:美国仇外史》(America for Americans: A History of Xenophobia in the United States)也值得一读。该书讲述了19世纪中叶美国人由于持有偏见针对爱尔兰天主教移民的涌入愤怒地发起政治运动,作者借此来表现美国人的仇外态度,这些政治运动导致了美国作出针对有色人种的更大规模的罪行,包括1882年的《排华法案》、二战期间的日本人拘留所,以及如今大规模驱逐拉丁美洲移民出境。

《女性选举权运动》跨越了两个世纪的历史,是一部全面的交叉史选集,其坚决专注于避免白人女性主义,并明确为黑人、原住民以及有色人种(BIPOC)发声。该作品集的前言由葛洛莉亚·斯泰纳姆撰写,其中包括一些最著名的妇女参政权论者的作品,例如伊丽莎白·卡迪·斯坦顿和苏珊·布朗奈尔·安东尼,还有许多长期以来由于种族原因被忽视的妇女权利倡导者,包括艾达·贝尔·韦尔斯和福滕姐妹,她们是来自费城著名黑人家庭的三名废奴主义者。

通过与政治家、军人和LGBTQ社区成员的访谈,学者莉莉安·费德曼讲述了前70年美国同性恋争取权利的历史。费德曼讲述的历史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当时,男女同性恋者被视为犯罪分子,精神病医生将其称为精神病患者),跨越了60年代的民权抗议、70年代的反主流文化、80年代和90年代的艾滋病大流行,所有这些为21世纪争取婚姻平权的斗争奠定了基础。

图片来源:Courtesy of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在《如何隐藏一个帝国》一书中,美国西北大学教授丹尼尔·伊默瓦尔讲述了一个经常被忽视的关于美国的不同故事:一个发生在美国境外的故事。从波多黎各到菲律宾,伊默瓦尔关注了美国的帝国主义野心,以及美国对海外领土的处理和剥削如何仍然影响着美国的外交和军事政策。

《非洲裔与拉丁裔美国人历史》涵盖了长达200多年的历史,是非裔美国人和拉丁裔美国人共同进行民权斗争的交叉史。学者和激进主义者保罗·奥尔蒂斯展现了黑人和拉丁裔社区和领导人更全面、更积极的历史,与主流历史书籍中经常描述的典型保守叙事形成鲜明对比。奥尔蒂斯将种族隔离和反对吉姆·克劳法的斗争与20世纪下半叶的劳工组织联系起来,同时强调了黑人和西班牙文报社、废奴主义者和拉丁美洲革命者如何在美国、中美洲和加勒比海发起的运动中进行联合。

从五月花号着陆到硅谷的诞生,早在华尔街出现之前,资本主义一直是美国发展的核心。媒体企业家和作家布·斯里尼瓦桑回顾了美国企业四个世纪的发展历程,通过技术发展及其推动出现的公司追溯了从电报到互联网的各个重要时代。

比尔·布莱森以讨巧、滑稽但精明的叙事风格而著称,其著有大量的非小说类书籍,涵盖家庭生活和人体历史,并长篇讲述了远足阿巴拉契亚步道的个人经历。布莱森在《那年夏天》中讲述了这一切,这本标题简洁的历史书涵盖了美国历史上的某个夏天。在那个夏天,查尔斯·林德伯格穿越大西洋,贝贝·露丝则与纽约洋基队取得了本垒打纪录,所有这些都代表了“咆哮的二十年代”的至高点以及大萧条的前夕。这一旅程有趣的不可思议,只需翻看几页,你就会忘记这是一本历史书。(财富中文网)

人们常说,历史由胜利者书写。而学校里教授的大部分历史课程通常从白人和男性的角度讲述,这显然也是事实。

虽然对于许多美国人来说,7月4日通常是用来庆祝和放松的日子,但今年的国民情绪却大不相同。怀着同样的心情,本文给出了建议阅读的美国历史书籍清单,这些书籍的写作角度与小学、中学和大学教科书中通常包含的角度有所不同。

劳雷特·萨沃伊研究了美国不断发展的历史和种族观念如何在她身上(一位历史学家、环境研究和地质学学家)以及美国本土留下印记。萨沃伊看过一系列关于各国历史(美洲原住民、非洲和欧洲血统)的文章并熟记于心,在此基础上她研究了不同地貌(从地震断层线到南部种植园,从国家公园到美洲印第安人保留地)与不同社区之间的关系,以及这些环境如何影响国家的社会经济结构。

从1619年第一批奴隶到达北美,到2008年奥巴马当选总统,芝加哥大学教授托马斯·霍尔特在书中展现了几代非裔美国人的悠久历史。霍尔特对每一代人予以尊重,并赋予其个性,但同时模糊了通常由白人学者建立的时间顺序。(例如,经历过美国内战和奴隶制终结的人,可能也走过了美国重建时期和被“吉姆·克劳法”影响的数十年,但他们被视为两代不同的美国黑人。)

如果你正在寻找具有综合性且没有重复讲着老故事的历史书,那么可以读一读由哈佛大学教授和《纽约客》(New Yorker)撰稿人吉尔·莱波雷所撰写的这本书,这是一个不错的起点。虽然《真理的史诗》(These Truths)年代追溯到了1492年,但是莱波雷用怀疑的眼光审视了美国的历史,乃至北美的历史,对数百年的种族压迫提出了疑问——在了解美国历史和政治时,我们所讲述的到底是不是真相?

李漪莲教授的祖辈是通过加州的天使岛和纽约的埃利斯岛进入美国的中国移民。在此书中,李漪莲教授描述了亚裔美国人全面而丰富多彩的发展历史,高中历史书中提及这些亚裔美国人时,通常将其归为一类人。《亚裔美国的创生》(The Making of Asian America)回顾了第一批在16世纪穿越太平洋到达美国的中国水手——远在19世纪50年代中国工人到美国修铁路之前。她还探究了亚洲及太平洋岛民的各种移民旅程,以及他们的生活与其美国出生的后代之间有着怎样的显著差异。

同样,李漪莲的最新著作《美国人的美国:美国仇外史》(America for Americans: A History of Xenophobia in the United States)也值得一读。该书讲述了19世纪中叶美国人由于持有偏见针对爱尔兰天主教移民的涌入愤怒地发起政治运动,作者借此来表现美国人的仇外态度,这些政治运动导致了美国作出针对有色人种的更大规模的罪行,包括1882年的《排华法案》、二战期间的日本人拘留所,以及如今大规模驱逐拉丁美洲移民出境。

《女性选举权运动》跨越了两个世纪的历史,是一部全面的交叉史选集,其坚决专注于避免白人女性主义,并明确为黑人、原住民以及有色人种(BIPOC)发声。该作品集的前言由葛洛莉亚·斯泰纳姆撰写,其中包括一些最著名的妇女参政权论者的作品,例如伊丽莎白·卡迪·斯坦顿和苏珊·布朗奈尔·安东尼,还有许多长期以来由于种族原因被忽视的妇女权利倡导者,包括艾达·贝尔·韦尔斯和福滕姐妹,她们是来自费城著名黑人家庭的三名废奴主义者。

通过与政治家、军人和LGBTQ社区成员的访谈,学者莉莉安·费德曼讲述了前70年美国同性恋争取权利的历史。费德曼讲述的历史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当时,男女同性恋者被视为犯罪分子,精神病医生将其称为精神病患者),跨越了60年代的民权抗议、70年代的反主流文化、80年代和90年代的艾滋病大流行,所有这些为21世纪争取婚姻平权的斗争奠定了基础。

在《如何隐藏一个帝国》一书中,美国西北大学教授丹尼尔·伊默瓦尔讲述了一个经常被忽视的关于美国的不同故事:一个发生在美国境外的故事。从波多黎各到菲律宾,伊默瓦尔关注了美国的帝国主义野心,以及美国对海外领土的处理和剥削如何仍然影响着美国的外交和军事政策。

《非洲裔与拉丁裔美国人历史》涵盖了长达200多年的历史,是非裔美国人和拉丁裔美国人共同进行民权斗争的交叉史。学者和激进主义者保罗·奥尔蒂斯展现了黑人和拉丁裔社区和领导人更全面、更积极的历史,与主流历史书籍中经常描述的典型保守叙事形成鲜明对比。奥尔蒂斯将种族隔离和反对吉姆·克劳法的斗争与20世纪下半叶的劳工组织联系起来,同时强调了黑人和西班牙文报社、废奴主义者和拉丁美洲革命者如何在美国、中美洲和加勒比海发起的运动中进行联合。

从五月花号着陆到硅谷的诞生,早在华尔街出现之前,资本主义一直是美国发展的核心。媒体企业家和作家布·斯里尼瓦桑回顾了美国企业四个世纪的发展历程,通过技术发展及其推动出现的公司追溯了从电报到互联网的各个重要时代。

比尔·布莱森以讨巧、滑稽但精明的叙事风格而著称,其著有大量的非小说类书籍,涵盖家庭生活和人体历史,并长篇讲述了远足阿巴拉契亚步道的个人经历。布莱森在《那年夏天》中讲述了这一切,这本标题简洁的历史书涵盖了美国历史上的某个夏天。在那个夏天,查尔斯·林德伯格穿越大西洋,贝贝·露丝则与纽约洋基队取得了本垒打纪录,所有这些都代表了“咆哮的二十年代”的至高点以及大萧条的前夕。这一旅程有趣的不可思议,只需翻看几页,你就会忘记这是一本历史书。(财富中文网)

音乐剧《泰坦尼克号》中国首演,没有杰克露丝,还原线 来源: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蒋肖斌)1997年12月19日,詹姆斯·卡梅隆导演的电影《泰坦尼克号》在美国上映,成为影史经典;而此前数月,1997年4月23日,音乐剧《泰坦尼克号》首演于纽约百老汇。这部震撼人心的音乐剧,在首演20多年后首度来到中国,11月12日晚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首演。

和电影《泰坦尼克号》侧重缱绻缠绵的爱情不同,音乐剧选择了更为宏大的历史视角,展开全景式叙事。在两个半小时的故事中,从水面至水底,25位演员精彩演绎126个大小人物。没有杰克和露丝,没有“You jump I jump(你跳我也跳)”的爱情誓言,音乐剧版由真实事件和人物改编,注重描摹真实历史下的人物百态,聚焦至暗时刻每一个大小人物的悲喜命运,将目光投向当时船上不同阶级的乘客和船员们所展现出的人性光辉。

在这部音乐剧中,观众可以看到对19世纪英国世情万态的真实还原。导演托姆·萨瑟兰表示,泰坦尼克号在历史上虽是以悲剧收场,但音乐剧的主题却是“希望”。“演员的生动演绎是鼓舞人心的,可以带我们以有别于以往的认知视角,去感受当下,反思人与人的关系。总之,音乐剧呈现的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泰坦尼克号,一次全新的生动之旅。”

英文原版音乐剧《泰坦尼克号》曾一举夺得最佳音乐剧、最佳音乐剧剧本、最佳配乐、最佳编曲及最佳舞美设计等五项托尼奖大奖,其中包括托尼奖史上第一个最佳编曲奖,编曲和剧情浑然天成。

开篇序曲层层推进,在短短1分45秒内就奠定了全剧基调。歌曲多用于展现人物心境和个人故事,为泰坦尼克号上逝去的生命献上礼赞和缅怀。最打动人心的地方莫过于全体演员的大合唱。“There she is/Towering high/Broad and grand/Ship of dreams”响起,将观众的思绪带回蒸汽时代;“Sail on sail on/Great ship Titanic”第一次唱响时,整曲都充溢着自豪和期许,而当剧终这首乐曲再次奏响,带给观众的却是悲戚。

剧中的每一次合唱都意味着剧情的转折,而即使我们都知道这艘巨轮将驶向何方,也丝毫不会影响观众为音乐剧动容。托姆·萨瑟兰所说:“这部音乐剧使得久远的故事变得触手可及,即便已知结局,仍能让观众沉浸其中,像亲临故事现场一样体验那些惊心动魄的时刻,探寻沉没前每一个微小人类的命运,感受最接近真实的梦之陨落。”

音乐剧《泰坦尼克号》早在1999年就开启了世界巡演,至今已在荷兰、德国、爱尔兰、加拿大、澳大利亚、俄罗斯、日本、威尔士、英国、比利时、挪威、韩国等多国上演,被翻译成日语、法语、荷兰语、德语、芬兰语、挪威语、韩语和丹麦语等8种语言。

托姆·萨瑟兰介绍,此次在2016年从伦敦西区起航,开启新一轮世界巡演。首次来华的演员阵容也非常闪耀,很多都是西区音乐剧圈的“戏骨级”演员,如曾在音乐剧《悲惨世界》中饰演冉·阿让的詹姆斯·甘特、饰演德纳第的格雷格·卡斯提格里奥尼,在音乐剧《沙漠妖姬》中饰演伯纳黛特的西蒙·格林等。

音乐剧《泰坦尼克号》北京站演出将至11月24日,共16场;之后还将上海、南京、广州进行巡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