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天的印度行,已经接近尾声了,不过,在所有迂回曲折的故事里,好东西总是放在最后,印度行也不列外,越到尾声,越是精彩。

今天,又是印度之行的一个重头戏,游览几乎和泰姬陵齐名的卡久拉霍(Khajuraho)情爱神庙群,不过,别急,在介绍神庙群之前,印度还有个特色,这里我要先介绍一下,那就是,相信每一个去过印度的住过小旅社,民居的人都会感到一点点困扰的—-开关问题,没错,就是房间的开关,因为昨晚,我被它折腾的,几乎一晚没睡好。

印度所有的房间,就我所见的和所住过的,哪怕里面只有一盏灯和一个风扇,其开关必须是一排,基本6个以上:

够无聊的。。。,林林总总一大堆,除非你一个个试,不然别想搞清楚那个管那个,并且,必定还有几个总开关在门外,控制着你房间内的所有开关。

总开关设在门外的好处在于,如果房东看到你的房间内没人,灯却开着,那他可以通过总开关直接关掉,坏处就是,昨晚我被别人在半夜关了好几次总开关,总开关一关,风扇就不转了,这么热的天,立马就一身汗的醒过来,迷迷糊糊中,你还分不清是停电还是其他什么问题,一直查到门外,靠,不知道那个小子干的好事。

说起卡久拉霍(Khajuraho),相信国内的如果稍微喜欢关注印度的朋友,一定知道它那举世闻名的爱神庙群,其实,就卡久拉霍来说,它神奇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位于印度中央邦的卡久拉霍,作为一个行政级别为村的自然村落,它却有好多家的五星酒店散落四周,其间居然还有高尔夫球场,仿佛这一部分就突然游离在印度这片土地之外,虽然这个村落不通火车,但是,但是,它是有飞机场的,换句话说,如果你受不了乘印度特色的长途车,但是又要去游览卡久拉霍神庙群,你可以打飞的,神奇吧。

而这一切神奇的原因就在于,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无河流经过,无山脉挡险的地方,居然有着一片规模庞大的始建于公元1000年的多达几十座的神庙群,里面所有神庙的外墙雕满了各种人物,神祗,描绘了当时的生活,狩猎等各式场景,当然,还有数量庞大的各种令人面红耳赤的情爱雕刻,雕工精美,早在1986年,就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世间几无出其右。

其实古时,大约公元10~14世纪,这里是一个雅利安人的分支叫拉杰普特人的,建立的昌德拉王国(the Chandellas)的都城,关于这个国度的建立,在当地还流传着一个非常迷人的神话传说,相传,昌德拉瓦尔玛(King Chandravarman,就是建立昌德拉王国的国王)的母亲,年轻时漂亮迷人,凡她所至之处,鲜花都为她盛开,一个夏夜,天气很热,她去花园的莲花池洗澡,月明星稀,池水荡漾,她的美丽的胴体一下子就吸引了月亮之神昌德拉玛(the Chandrama),于是月神便化身来到她身边,一夜缠绵,直至黎明将至才不舍得般离去,并告诉美人,你已经怀孕,并会降生一位天选国王,他将无比强大,统治印度,子子孙孙绵延无期。

不过,当时由于国王的母亲并未结婚,因此名誉扫地,直至儿子出生,命名为昌德拉瓦尔玛,儿子果然天人下凡,16岁的时候已经英勇无比,徒手打死狮子和老虎,当上了国王,并且在位其间开始为其母亲建立神庙,前前后后共建立了85座神庙,为母亲洗刷了耻辱的名声,不过,后来的莫卧儿王朝起来,这些神庙大部分被作为捣毁,都城也衰败至只余村落,只有在树荫掩盖下的22座神庙,幸存至今,直到近代,被东印度公司的一位英国军官发现,又让它们重新进入世人的眼帘。

卡久拉霍村共分为3个自然村,人口大约1万多人,相应的,神庙群也被分为西庙群,也即是主庙群,几个著名的庙宇都在西庙群,东庙群,主要是耆那教的神庙,散于村东,有6,7座,以及还有就是游人去的不多的南庙群。

我今天时间很赶,晚上要夜车去印度圣城瓦拉纳西,下午2点就要离开卡久拉霍,线点早饭后,便先直接奔赴西庙群而去了,2分钟的路,就到了入口,几百卢比的门票, 我去的时候早,250卢比的门票,现在听说已经涨到500卢比了, 不过印度人只需要好像5,10卢比就可以了。

朝里望去,干净整洁的大草坪上散落着十来座大大小小的印度庙宇,这就是闻名遐迩的卡久拉霍(Khajuraho)情爱神庙群。

西神庙群共有庙宇10来座,最为著名的和有代表性的就是坎达里亚·摩诃提婆神庙(Kandariya-Mahadeva Temple ),同时它也是克久拉霍神庙群中最典型最壮丽的神庙,大约建于公元1020年,用来祀奉印度三大主神之一的摩诃提婆,既湿婆。与之类似的有建于公元930-950年的拉克什曼(Lakshmana Temple),用来祭祀罗摩王子和Vishvanath Temple,应该是用于祭祀印度三大神另一个比湿努。

这些庙宇的共同特点就是,外墙的左右两侧,层层叠加,高达9层的外墙分别雕刻着以印度三大神之一的比湿努为主的各种神祗,辅之以大量的各种造型的飞天舞者(Apsara);米特纳(Mithuna),专门负责服侍神祗的各种妇女;娜伊卡(Nayika)和萨拉苏妲芮(Sarasundari),这两位美女造型主要负责各种舞蹈,化妆,或手持鲜花等物,当然,更主要还是摆出各种诱人的POSE,她们的区别在于,娜伊卡是人类,而萨拉苏是神祗的女儿。所有的女性雕像曲线优美流畅,同时神态各异、姿态万千,每一座雕像都唇角微扬,醉眼如丝仿佛在阳光下媚笑。

另外还有一种叫Sardula的威风凛凛的神奇大狮子,镇守着各个庙宇的大门,而位于希瓦寺庙的那头更是演绎了一出古时的美女和野兽的传说。

其实参观西庙群,最好是有个导游,语音解释是非常枯燥的,只有导游,才能把那些古时的故事,添油加醋,活灵活现的再次演绎出来,这些庙宇,从建造时期来说,还要早于印度南部的遏萨拉王朝的宫殿遗址群200到300年(详见我的前文,“无意中的停留,印度曷萨拉王国遗迹,给你的惊喜,无可言语,上篇”),但是它的雕刻的工艺已经非常繁复精湛,应该说,从故事,雕刻方式,内容等各方面来说,遏萨拉是它的发展,而卡久拉霍爱神庙群,才是真正的印度庙宇雕刻方式的鼻祖,世无其右。

一路走,一路看,每个场景,每个片段,都想把它细细品味,拍录下来,一圈下来,我的脖子都仰的酸死了,太多的雕刻,故事,人物,欢爱场景,而且有意思的是,越是高难度的动作,雕刻的位置也就越高,看到后来,真的有点晕,我出来后看看导游册子,还是有好些的闻名的片段,被我错过了,不过还好,大部分耳熟能详的场景,我还是拍下来了,不容易哦,呵呵。

其中比较有名的如:比湿努的十一个化身;那个著名的瑜伽场景,是国王和他的三个妃子,国王是倒立的。。。,还有如谚语传说羞羞事不能看,看了要瞎眼。。。,当然,手撕鬼子的原型,也找到了,原来真是可以手撕,不过,方向好像有问题。。。,在有一个庙宇的内壁,我看到一幅很神奇的图,令人诧异,男子面外而立,女子上身与之接吻缠绵,下身从腰部分分出站里和缠绕男子两种姿势,就是说,你看到的是上半部分两个人,下半部分却有6条腿,绝对不是三个人,这种有点动态的雕刻手法和技艺,居然公元1000年的印度人已经想象出来并付诸实际雕刻中了。

这是印度的象军,据说蒙古人为何没有征服印度,就是因为印度的象军,上面的塔楼太厉害了,蒙古的马不是它的对手。

看完古印度人热情奔放,令人瞪目结舌的东爱神庙群,不得不对印度大哥说声服,欧洲的那个啥解放,和你们比起来,哼哼,印度人是斜眼藐视的,算撒哦。

首先,昌德拉王朝(the Chandellas)为何要选址于此地,神话归神话,卡久拉霍这个地方,就如同我们常说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无山,无水,无一特产,在当时,甚至现在,也无人口密集,要造这些庙宇,大量的人力,物力,极不方便;

其二,为什么要把这么多的情爱场景溶于雕刻之中?好多都是印度大神比湿努的化身,被崇拜,与情爱合为一体,并且,你可以明显感到,在这里,公元900年,已经被作为一种享受而不是传宗接代的物种延续,而另一种印度特色的瑜伽,也在情爱的场景中被到处运用。

这些到底是古时人们的崇拜和信仰?或这个真的只是当时人们的日常生活?无人知晓。

中午回到旅社,那个帮我订票的人,没有订到2点 BUS-SANTA(一个中转小城),然后火车到瓦拉纳西的联票,帮我买了三点半发车的BUS-MAHOBA(一个中转小城),然后火车到瓦拉纳西的联票,大巴是四点半开,MAHOBA的火车是半夜12点30分开,看来又是一个通宵了,够呛。

既然要到下午4点半发车,那么下午就有足够的时间去下东庙群了,问旅社的老板借了辆自行车,反正也不远,就骑过去了,东庙群共有6,7座庙宇,是印度另一个教派耆那教的,雕刻技艺上大同小异,不多说了,不过,从内容上,奇特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按理说,耆那教是禁欲的,里面雕刻描绘的却依然火爆不差西庙群,而该教派是完全禁止杀生,禁欲的,神奇吧,有没有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感觉?这就对了,这就是神奇印度。

不过,从这些早期的Jian教(即耆那教)雕刻故事中,你还是能发现些许的印度这片大陆主流宗教从高高在上的佛教到禁欲杀生的Jain教,再到普罗大众的印度教的演变痕迹的。我们都知道,佛教中的神,各种菩萨,造型巨大,其性别上是中性的,你并不能从其雕刻本身去分别它们是男是女,它们是合一的,如同我在印度中部阿育王时期的阿旃陀石窟所见佛像多为中性(详见前文“笈多王朝的辉煌见证,阿旃陀石窟一日游 我的南亚90天”),而到了Jain教,其崇拜之神明,一些为男性特征的, 非常明确的雕刻出来,明显已经比佛像接近生活,大小上也比佛像巨大造型缩小很多,与真人类似,而不是如佛般玄秘,当然也有些Jain教的神,还是大型雕刻,类似佛像。而再到印度教的神明,那就是明显的真人了,衣着大小各方面,与人类无二,其信仰再不是高高在上,非常亲民了。

逛完这6,7个东部庙宇,南部的那个太远了,而且就一个,不准备过去了,回到旅社,时间也差不多3点了,收拾完行李,赶赴大巴上车地,这就告别卡久拉霍了,确实,这里值得回味的东西太多了,从艺术上,雕刻上,内容上,时间上,宗教发展上,方方面面,如同谜团般让人猜想,让人着迷。上了大巴,3点半发车,到Mahoba,70公里的路,要3个小时,呵呵,现在我对印度大巴的速度,比如70公里3个小时,无一丝惊讶。

卡久拉霍是印度一个记录、传播性文化的,整洁干净的小城。说是小城,其实我们去的当年,只有八千多人口,加上周边所管辖区一共有人口2.8万多人。不过别看地方小,但却有个小型机场,火车站。飞机有通往德里和瓦纳拉西的航班。

我们是从阿格拉坐火车到的卡久拉霍。阿格拉的泰姬陵出来,误闯了阿格拉的烧尸场,胆战心惊地从烧尸场出来没敢贸然溜达。直接到火车站苦苦等了3个小时。我们五人分两节车厢,我和小曲熬过最难熬的一夜。老狼带着鸽子和微笑则经过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扒火车一幕。我和小曲所坐的一侧车窗怎么也关不严,而且找不到列车员,我在冻得瑟瑟发抖中度过一夜。老狼他们三人因为上错车厢,不得不在火车开动的情况下,重新上车因而演奏了一曲,铁道游击队战歌。要知道在异国他乡,在火车加速行驶的过程中跳上火车,然后由先上车的人,拉着没上车的人往车上拽是何等的动人心魄?

到了卡久拉霍在酒店放好行李,我们坐着三轮车到了东庙群。(这里说一下,在这个小城完全没必要租车,可以租自行车,体力好的话可以步行。)这里的庙成群,没预留充分的时间,只能走马观花。

这里的庙都成塔状,每一座塔就是一座庙,每个庙都由精美的雕刻组成。而每组雕刻都有着它动人的故事。卡久拉霍又称为性城,可能是因为这里的每一座庙,对于传播的性文化有关吧。

东庙群出来我们来到Jain庙群,这里的庙群相对小了不少,我们也只是转了一圈就出来了。庙群前一个舞蛇人吸引了我们的注目。那条蛇真的能闻萧起舞。随着悠扬的箫声,毒蛇舞动着纤细的身躯,吐出鲜红的蛇信,是那样的婀娜多姿,柔美的让人望尘莫及。

回酒店途中看到一位,典型的生活在热带地区的印度老人。黝黑的肤色,如柴的双腿,膝关节处几条深深的褶皱包裹着柴骨。什么叫骨瘦如柴这张照片是最后的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