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常听人说的一个词叫做“阶级固化”。那意思大概是说很多东西是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的,很多东西从你生下来就早已经注定,翻译到足球界里就是说,豪门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的。

是啊,在当下的足坛,各大豪门早已垄断了各种锦标。朕的江山,朕不给你,你不能抢。什么皇马巴萨,拜仁尤文,早就跟资本主义的党派之争一样,不是你登台,就是我唱戏。简直就是站着把钱挣了,还让你们帮着数钱。

奖杯成了豪门的玩物,暗恋的妹子都坐在宝马里笑。于是我想,这个世界愈发无趣。什么都成了有钱人的玩物,大家按部就班的生活,哪怕心里残存着一个叫做梦想的东西,也不敢触碰。世界很大,却不知道怎么去看。

我妹上班不久,对我说不喜欢乏味的办公室工作,她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不是每天忍受一群老男人似有似无的调戏和甄嬛传一样的同事关系。

我从来不相信鸡汤文。因为我一哥们曾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不要相信鸡说过的话,无论多漂亮。虽然我一直记得语文书上的那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其实挺想做点什么的,但是我却什么也没有做,就想我没有开口劝我妹换一份工作一样,我慢慢习惯了听天由命,害怕改变,听信权威,惧于领导。

直到,遇见拉涅利和他的莱斯特城。我之前甚至一直叫不对她的名字,称她为莱切斯特。第一次对她有印象,应该还是那年的沃特福德奇迹:2013年5月12日的英冠升级附加半决赛中,对阵双方为沃特福德和莱斯特城。

当进入下半场补时阶段,场上比分为2:1(总比分2:2),补时长达4分钟。此时莱斯特城获得了一个点球,结果24号诺克艾尔特主罚的点球被阿穆尼亚扑出,随后沃特福德球员大脚解围过莱斯特城的半场,最后由9号迪尼破门,沃特福德置之死地而复生,也留下了莱斯特无尽的泪水。

但是现在,谁不知道她呢?这一刻,莱斯特城终于不再是悲情的一方,而是这个城市森林里最浪漫的成人童话。我从没见过如此多的莱斯特城球迷,都说狐狸媚人心,此刻,我们都中招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励志故事。上赛季他们在还剩9轮时依然在英超垫底,随后上演胜利大逃亡;进入新赛季,夺冠赔率仅有5000/1的狐狸城是最不被看好的冠军争夺者。但是全队众志成城,力压伦敦众豪门和曼市双雄,始终稳定在积分榜前列,最终捧得冠军奖杯。如果说赛季前有人跟我赌莱斯特英超能夺冠,我一定把我家房子押给他,还要借上些亲戚朋友们的一起赌他输。

而这个让所有博彩公司都大跌眼镜的故事,你不能不提一个人,那就是拉涅利。一个被称作“补锅匠”的意大利老人,这个外号是在他执教切尔西时期,媒体朋友们给他取的。

2000年起执教蓝军的头三年,拉涅利率队的联赛排名分别是第6、第6、第4。要知道那时的切尔西可不是豪门球队。2003-04赛季,阿布入主斯坦福桥,阵容升级的切尔西获得了联赛亚军,还打进了当年的欧冠四强。但他还是被年轻的穆里尼奥取代了。

辗转飘零。当老帅再次执教的一支蓝衣球队是希腊国家队。结果?前欧洲冠军在他的带领下表现糟糕,主场0:1负于罗马尼亚;客场1:1战平芬兰;主场0:2负于北爱尔兰。尤其是主场输给鱼腩法罗群岛,让希腊队早早失去了欧洲杯的参赛权。

拉涅利自己都说:“带领希腊队时我差点被‘烧死’。”那时我想,补锅匠也许到了真正回家补锅的时候了。而他,再次选择转战英超,再次执教起了一支蓝衣军团。

最好的预言家也说不出这样的话。在希腊身上几乎输掉所有老本的拉涅利却带来了一场凤凰涅槃版的重生。执教生涯辗转更换了16份工作,拿过欧洲超级杯,拿过国王杯,拿过意大利杯,也曾获得意乙冠军、法乙冠军,但这竟是这位64岁的老人首次获得顶级联赛冠军,也许再也没人叫他“补锅匠”,而是该被称呼为“梦想大师”了。

顺便说一句,我妹早就辞掉了不喜欢的工作,自己做起了喜欢的事,一个儿童培训机构。在拉涅利和他的莱斯特面前,我想说的是,也许我们可以改变的事情比我们以为的要多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