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救生舱“凤凰号”不断升降,33名受困矿工一个接一个陆续升井,不断刷新经历矿难时长纪录。

他们当中,有的年过六旬,有的尚未弱冠;有人打头阵,有人殿后;但相同的是,他们曾经徘徊在死亡的边缘,也彼此相濡以沫,更一起经历了矿难史上的奇迹。

为一众工友打头阵的是副组长弗洛伦西奥·阿瓦洛斯,现年31岁,有两个孩子。他是33名被困矿工中第一个返回地面、与亲人团聚的人。

出井后的阿瓦洛斯戴着头盔和墨镜,面带微笑,拥抱了妻儿和智利总统塞瓦斯蒂安·皮涅拉。

率先升井,意味着率先脱离困境,也意味着将承担升井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风险。阿瓦洛斯获选“先锋”不是巧合。他心理稳定,行事理性,喜欢踢足球。即使救生舱发生故障,他也被认为是最可靠的人。

按照救援计划,为大家殿后的是受困矿工组长、现年54岁的路易斯·乌尔苏亚。虽然他仅在铜矿工作2个月,但矿难发生后,他一直担当“领袖”,帮助工友挺过难关,实行食物配给制。

33名矿工中,数现年63岁的马里奥·戈麦斯最年长。戈麦斯12岁起从事采矿业,有4个女儿。

一向不善言辞的戈麦斯受困后曾写信给妻子,感谢对方陪伴自己走过31年风风雨雨。

“他是个安静、不善表达的人,”戈麦斯的妻子利利亚娜·拉米雷斯收到丈夫的信后说。“这封信令我感到惊讶,他说他爱我。他从未给我写过这样的信。”

相比戈麦斯的高龄,被安排第五个升井的矿工吉米·桑切斯今年只有19岁。他在圣何塞铜矿仅工作5个月。

桑切斯升井后获赠他最喜欢的球队队旗。他说,可能是上帝让他在井下待一段时间,仔细思考人生。

受困矿工中有一名前职业足球运动员。他叫富兰克林·洛博斯,现年53岁,曾效力智利足球联赛。洛博斯的父亲和爷爷都是矿工。

“采矿业有很多(前)足球运动员,”洛博斯的外甥威廉·洛博斯接受法新社记者采访时说,“他们通常退役后开始从事采矿业,是球队背后的矿企给他们提供这份工作。”

第二名被送回地面的矿工叫马里奥·塞普尔韦达,现年39岁,是一名电机专家,多次在受困矿工传回的视频中出现。他在视频中担任主持人和解说。

“告诉大家一则消息:矿工一族,也就是我的朋友们,他们的境遇与以往已经大不相同,”塞普尔韦达在视频中说,“今天,矿工们受过良好教育,你可以与他们交谈。矿工在智利可以抬起头做人。”

塞普尔韦达的妻子埃尔薇拉·巴尔迪维亚说,塞普尔韦达有领导天分,在公司中担当工会代表。

卡洛斯·马马尼是33名矿工中唯一一位外国人,现年24岁,玻利维亚籍,被安排第四个升井。

马马尼的两个兄弟特地从1800公里外的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驱车赶来,希望亲眼目睹他脱险。

马马尼抵达地面后,妻子韦罗妮卡献上拥吻。智利总统塞瓦斯蒂安·皮涅拉和在一旁举着小型玻利维亚国旗迎接马马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