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驻法国特约记者 潘亮】“与其无病发表(新冠肺炎)疫情日记,天才女作家更应该发挥特长专注小说写作!”据法国《电讯报》25日报道,随着法国逐步解除封锁令,法国图书市场销售额近日猛涨233%。不少读者表示,比起“虚伪的疫情日记”,他们更喜欢看蕾拉·斯利马尼富含深意的小说。

报道称,蕾拉·斯利马尼的新作《别人的国家》近日被多家媒体及书店推荐为“令人一见倾心的畅销书”。然而就在不久前,她所写的疫情日记遭到舆论批评“与现实严重脱节”,她由此停止发表疫情日记。

今年39岁的蕾拉·斯利马尼出生在摩洛哥,曾在《青年非洲》杂志担任记者,2014年她出版小说《食人魔花园》,开始在法语文学界崭露头角,2016年她凭借小说《温柔之歌》斩获法国知名文学大奖“龚古尔文学奖”。年轻、貌美且有才华,令她成为法国文坛的明星人物。她还在2017年被总统马克龙钦点为“全球法语推广大使”,名声从文学读者扩展到全球法语学习群体。

今年3月,她受邀在法国著名报纸《世界报》专栏发表“隔离日记”,不料第一篇就招来各界严厉讨伐,带给很多人苦痛的疫情在斯利马尼眼里竟有了一份“梦幻之感”。在3月18日题为《我告诉孩子,这就像森林中的睡美人一样》的日记中,从巴黎“逃离”到大西洋海滨度假屋的斯利马尼这样写道:“今晚我难以入眠。透过卧室窗户,我看到朝阳从山头升起。数年来,我几乎在这个乡间别墅度过所有的周末。现在为了和母亲保持距离,她留在巴黎,我带着孩子来到这里。我想知道自己是否在做梦。居家隔离看起来像是好莱坞拍摄的电影,是可以拥抱爱人一起观看的剧情”。

这样的“度假式”隔离日记激怒了一众网友。很多人评论称,斯利马尼的“难以入眠”太矫情了,若是让她体验一下法国普通民众蜗居在15平方米住处里的隔离生活,她肯定要夜夜失眠了。小说家杜克雷表示,“我们的知识精英有时太不接地气了”。迫于外界巨大的压力,斯利马尼的隔离日记最终只发表了6篇就戛然而止,法国媒体纷纷评论称,“从未出错的天才女作家突然被一部日记拉下神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