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瑞对阿斯利康的收购案是的后者的研发转型比预期更早地展现在人们面前。就在过去两周,阿斯利康发布了一系列的中期及后期研发线产品数据。

分析师们对阿斯利康的研发线变得越来越青睐。瑞银集团的Alexandra Hauber本周写道,“一致意见似乎越来越过时了,因为许多市场竞争者可能被限制或仅仅太慢而不能跟上阿斯利康的步伐。”目前,阿斯利康关键的是要保持这种势头,不仅要强化其研发转型实事求是的观点,还要杜绝股票价格的疲软,因为它可能诱发来自辉瑞的再次收购。

阿斯利康的PD-L1抗体可以说是其研发线上的重中之重,阿斯利康对MEDI4736的峰值销售预测是65亿美元,但该公司在开发竞赛中仍落后于百时美施贵宝、默沙东和罗氏。这些产品能否获得成功仍存在争议,这意味着对阿斯利康来说,关键问题是如何能将MEDI4736与其它竞争产品区别开来。

该公司称,MEDI4736的区别在于它可能成为首款获批在3期试验中用于此前接受过化疗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PD-1/PD-L1抗体。仅仅这一适应症就有机会实现20亿美元的额峰值销售。

对于MEDI4736的商业机会,阿斯利康CEO Pascal Soriot强调,65亿美元的峰值销售预测包含所有重要的合并用药机会,这些合并用药有望在PD-1/PD-L1产品的应用中扮演重要角色。

一些分析师表示,在阿斯利康的验发现上,Tremelimumab也值得特别关注。在临床试验中,这款药物是仅有的第二款抗CTLA4抗体(另一款是百时美施贵宝的伊匹单抗,该药获批用于黑色瘤治疗,并正在测试与其它药物合用治疗一系列其它肿瘤)。

最近几个月,由于百时美施贵宝发布的肺癌数据不及预期,抗CTLA4产品可能成为中坚产品的说法失去了一些吸引力。

AZD9291进入后期临床试验、通过上市审评并进入商业领域的进程在未来12-18个月有望快速推进。这款不可逆EGFR靶向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旨在治疗那些对现有EGFR抑制剂产生耐受性的NSCLC患者。来自一家小型生物技术公司Clovis Oncology的CO-1686是阿斯利康产品的主要竞争产品。

这两款产品均被FDA授予突破性治疗药物资格,但在阿斯利康的努力下,AZD9291在开发上获得快速进展,缩小了与CO-1686的差距。分析师们对阿斯利康提交到ASCO有关AZD9291的摘要中所涉及的少量间质性肺疾病病例表示谨慎,他们认为就整体临床资料来讲,这可能为Clovis提供了一个轻微的优势。

从目前的趋势看,阿斯利康可能成一个全面发展的糖尿病药物玩家,但其在这一市场是否能成为一个领跑者尚未得到证实。

最近披露的消息表明,阿斯利康可能成为首家推出SGLT-2抑制剂与DPP-4抑制剂(达格列净与沙格列净)复方药物的制药厂家。阿斯利康可能于今年底提交该复方药物的上市申请。最近披露的达格列净/沙格列净复方药物的关键数据似乎证明与诺和诺德的利拉鲁肽一样有效,但复方药物是方便的口服剂型,下个月将在美国糖尿病协会会议上发布的体重减轻数据值得关注。

呼吸系统是阿斯利康一个比较感兴趣的领域,旗下福莫特罗在美国市场是一款畅销产品。

在阿斯利康研发线R抗体Benralizumab,这款药物正被开发用于严重哮喘治疗,其潜在的年销售额可能会达到20亿美元。投资者将不得不等待一些时间,以观察该预测是否可信,因为3期数据要到2016年发布。彭博产业分析师指出,最近来自美国胸科协会(ATS)会议的数据为这款产品奠定了坚实的后盾。这款药物不仅有一个8周给药一次的用药方案(竞争产品为一个月),而且Benralizumab可以使攻击型免疫细胞衰竭,而不是简单地抑制其活性。